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杨小凯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重申经济学的古典思想——经济消息报记者访杨小凯(1998年7月)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07-13 13:52 来源: 

记者:我们注意到,国外许多知名经济学家,包括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对您和您所从事的研究都给予了很高评价,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杨:我想他们在做评价时是决不会太客气的。可是我们还不是主流学派。我现在只有几个模型在国外名校有些影响。这也要靠一步一步慢慢来。

记者:您将您所提出的理论称为新兴古典经济学,这和现在的主流学派有何区别?

杨: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到经济学存在危机,并从不同角度去挑战。非线性经济学和演进经济学是从一个方面挑战。再有用博奕论来挑战,这在工具上是很成功的。我们所从事的新兴古典经济学也是。新兴古典经济学的意思是,在思想上,它比新古典古,我们强调分工,强调组织的作用,但是在分析工具上更新。这主要体现在我们用超边际的方法。新古典经济学是边际分析,而边际分析是一个资源分配问题,是在给定组织结构的情况下研究资源分配。这就象一个人在选定专业以后,你要选什么课,比如,你选择了经济学,那么就不去学物理,这时你的工作就是把有限的时间在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等专业课之间进行分配。这就是所谓的资源配置。但是一开始你决定学经济而不是学物理,则是一个选专业方向的决策问题,而这才是更为重要的。我们中国人说女怕嫁错人,男怕入错行,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觉得,现代经济学都着重在资源分配方面,而对于专业方向的选择和分工的决定研究不多。古典经济学主要是研究分工专业化的。

记者:那么,您是否认为现在的主流经济学的研究方向有很大的问题,甚至走错了?

杨:我想,不能说是错了。以前的经济学研究是在给定组织结构以后去看资源配置。但还应该需要更高层次的思考。以前经济学家们所用的数学工具,只能用于分析资源分配,不能用于分析组织,包括制度分析。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非线性规划等工具,但由于学院的传统训练,使大家习惯了旧的框架。而一些老人,象科斯等还没有陷到旧的框框中去,但数学工具又不够。因此,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把古典的思想变成数学模型,试图用角点解和非线性规划等数学工具,将古典经济学中的精髓表述出来。

记者:这里涉及到数学在经济学中的应用问题了。您如何回应现在对经济学日趋形式化的批评?

杨:经济学现在的确是在朝两个方向走:一是向数理化,美国就是这个趋势。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学家们竞争激烈。大家都朝一个比较硬的标准靠,结果就是竞争的胜负越越靠你的数理水平,象群论、拓扑、点集的应用,连数学系的人都觉得很数学味。有的数学概念甚至在别的地方还没有找到应用的地方,经济学就开始应用了。经济学理论发展的另一个方向,是象科斯、诺斯等人的路子,主要用一个小模型讲一个很深奥的思想。我认为,经济学研究可以分为四个层次:纯理论,应用理论、经验研究、纯应用。纯理论朝数学方向走;应用理论就是尽量用一个简单的模型讲一个大思想;经验研究主要是计量经济学;而纯应用层次主要在商学院。

记者:能否告诉您现在的研究进展?

杨:我们还是很乐观的。用新兴古典经济学框架写成的《经济学原理》中文版已经出版,英文版也快面世。而且现在从事这项工作研究的学者已经比较多了,在美国、英国、澳洲、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都有学者在做超边际分析。研究领域和内容已经有了很大扩展,比如,研究货币出现、货币和分工的关系、厂商制度和分工的关系、金字塔分层结构和分工的关系、委托-代理理论等等,并且都在一些国际一流的匿名审稿杂志上发表了论文。最近,我在哈佛大学做访问时,和萨克斯教授(也就是以那位休克理论闻名的经济学家)商定,一起用新兴古典经济学的理论写一本《新发展经济学》。这也可以说是使我们开创的基础理论向部门经济学发展。

记者:您觉得如何才能使新兴古典经济学进入主流经济学?推而广之,如何才能让一种新的理论为大家所接受推广?

杨:我想,要在国外学术界有所成就,一定要过五关:第一关取得博士学位,第二关在匿名审稿学术刊物上有论文发表,第三关发表的论文要有人引用,第四关要写教科书,第五关是要别人用你写的教科书。可以说,要过五关斩六将,不容易。学术研究毕竟不象在市场上那样,有比较完全的信息,因此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有很多没有道理可讲的地方。但我们又很难找到更好的学术秩序。比如,如何你在国外想做学问,你就必须接受匿名审稿制。这需要每个人的不断磨合,要经过别人把你贬得一钱不值,但你还能站得住。在国外做学问很有上战场的感觉,年纪大的人都不愿意,因为这是很残酷的。

记者:您如何看待经济学在国内成为显学的现象,以及国内的经济学研究水平?

杨:我感觉国内对经济学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有些高估。我个人感觉,如果以化学的发展来比喻,整个经济学的现状应该相当于过去炼金术的阶段。经济学离现实还很远,离真正能解释现实还很远。但这又需要积累,就象数学中1+1=2怎么能描述现实物理现象,要描述物理现象,必须用微分方程,用偏微分方程。但1+1=2又是一个必须的阶梯,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经济现象比物理现象复杂得多。现在的数学工具,要将其加以描述是很不够的。 在我与国内经济学家的联系中,感到国内的经济学研究水平正在迅速提高,象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水平就很高。此外,象张维迎教授的《博奕论与信息经济学》也很不错。我曾对他说,如果这本书是英文的,我将推荐给我的学生用。我也问了北大一些学生开课的情况,感到从数理训练、课程设置和教材的选择等方面看都是很前沿的。

关键词:            
  评论 文章“重申经济学的古典思想——经济消息报记者访杨小凯(1998年7月)”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民国经济史
 张五常:悼小凯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