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樊纲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此次宏观调控正当其时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10-09 15:48 来源:人民网 


 hspace=0
 

    樊綱:經濟學博士,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改革基金會秘書長,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兼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經濟學教授﹔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

  記者:對此次宏觀調控,有人認為“政府宏觀調控得太早了”,你的看法如何?

  樊綱:宏觀調控的主要任務是縮小波動,所以就是要在經濟波動還沒有真正起來的時候就採取措施,防患於未然,防止經濟大起大落,防止大熱后的大蕭條,防止通貨膨脹之后的通貨緊縮。如果等到經濟大熱,高燒43度,就晚了,那就叫政策失敗。現在的問題可能是,由於宏觀調控是在經濟還沒有大熱的時候就開始了,所以有時看不出宏觀調控的這些效果,不會看到經濟增長達15%,通貨膨脹到100%的情況,而是隻看到經濟增長被“政策”壓下來了。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想想:假如沒有宏觀調控或宏觀調控晚了,那麼情況會怎樣?十八、十九世紀西方沒有宏觀調控,每七八年來一次經濟危機,是產品過剩的危機,先是過熱后,然后是過剩與危機,最后一次是1929年,社會生產能力被強制消滅50%后,企業大量倒閉破產,經濟才重新恢復平衡,恢復增長。在那以后才有了西方市場經濟的宏觀經濟調控政策,才有了格林斯潘們不斷地對市場進行一些“事先的”微調。宏觀調控要做的就是未雨綢繆,向前多看幾步,根據經濟發展的趨勢而非當前的狀況,進行反周期調控,使經濟保持長期的穩定增長。

  有人認為,去年以來即使有一些過熱的趨勢,但還沒有真正過熱,不應該太早採取調控政策。我認為,要想使經濟波動小一點,就需要動手早一點,在經濟還沒有過熱的時候就要抑制它。去年6月底,我們開始討論是否存在經濟過熱趨勢,這引起了一些企業家的反感。他們抱怨說,我們剛過幾天好日子,就說什麼過熱不過熱。有的企業說,隻要再給他們半年時間,他們就發了,因此不要談過熱,但實際上,如果不進行宏觀調控,他們的損失會更大。

  真正的問題是:對這些企業家而言,什麼是好日子?是在8%-9%的水平上持續增長幾十年好,還是以50%的速度增長一兩年然后一下子掉下去、砸鍋賣鐵好?對企業來說,波動較小,發展較好。對於整個經濟來說,平穩增長,不大起大落,總的效益比較大,此事絕不能看高漲期一時的熱鬧。上個世紀90年代經濟過熱那幾年,中國每年增加2000萬就業崗位,但隨后就急劇下降,最后一算總賬,上個世紀90年代平均每年隻創造800萬非農就業。而這兩年,中國經濟穩定在每年增長8%左右,每年可以創造1200萬就業崗位。所以對於整個經濟來說,還是平穩增長好。

  這次宏觀調控及時,採取得比較早,在經濟還沒有很熱的時候就採取了一定的調控措施,投資增長穩定了下來,經濟熱度沒有達到很高的程度,有望實現可持續的高增長。

  記者:看到經濟增長緩下來了,一些企業的經營受到影響,於是有人說“宏觀調控使企業受到了損失”,你怎樣看?

  樊綱:如果這種說法指的是宏觀調控導致的經濟調整過程本身的一些現象,如經濟增長率下滑、過剩生產能力顯現、企業貸款減少等,卻是不對的,是一種概念的混淆。假如沒有政府的宏觀調控政策,我們當前的經濟可能還在高增長,甚至更高地增長,大家也許感覺良好,但這是不可持續的,最多明年或后年,市場本身就要進行強制性地調整 經濟危機 ,那時的損失會更大。現在進行正確的、適度的宏觀調控,恰恰是在減少大家的損失,甚至是避免許多企業最終的倒閉。現在不進行一些小的調整,將來會受更大的損失。宏觀調控恰恰是減少了損失,而不是造成了損失。在我們中國目前的經濟條件下,宏觀調控,有可能是避免了最后的經濟危機。無論此時有沒有宏觀調控,中小企業在經濟波動當中,往往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大企業資金雄厚、基礎扎實,他們有一百個辦法渡過難關,銀行也不敢隨便從大企業撤資﹔中小企業就不一樣了,他們底子比較薄,一旦出現經濟起伏,就會大量破產、倒閉、清盤。相反,早一點調整,熱度不高,形成的過剩生產能力不大,企業受到的沖擊就會較小,比較容易渡過難關。比如,去年房地產業對上半年人民銀行的一些抑制過熱、預防壞賬的措施意見很大,但正因為在過熱還在初期階段就提前採取了措施,泡沫就沒有真正起來,大家都受到了一點沖擊,然后都進行了一點調整,就過去了,進入了平穩發展階段,沒出現大量開發商賤賣樓盤、破產倒閉的現象,這其實恰恰說明了微調、早調的好處。

  記者:你認為宏觀調控政策下一步應有何調整?

  樊綱:此次的宏觀調控政府的決策方向是對的,也比較及時。當前要做的我認為是保持政策的穩定,已經出台的措施要繼續實施。宏觀政策效果往往有一個后滯期,4月份出台的一些有關土地和貸款的政策,效果要到今年四季度以后才能看出。應該看到,現在有人把宏觀調控和改革政策混為一談,希望通過此次宏觀調控去解決投融資體制改革、國有銀行改革等深層次經濟問題。其實,宏觀調控的主要目的是在短期內調整總需求,保持經濟的穩定增長,它無法替代改革政策,而改革政策才是進行深層次的體制變革。宏觀調控和改革政策應該是並行不悖的。由此也看出中國宏觀經濟學還有待進一步普及,美國十萬經濟學家中有五萬是在研究宏觀經濟理論與政策。我們需要從基礎理論等多方面、全方位的研究宏觀經濟學,而非進行一些混淆概念、前提不清的簡單爭論。

关键词:            
  评论 文章“此次宏观调控正当其时”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中国财富为何低效?
 天下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关于资产重组中的
 社会进步的意义
 樊纲:"软着陆"有望实现 "已经实现"还为
 樊纲
 樊纲: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降到9%左右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