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理论 > > 产权理论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国有股减持”受挫与西方产权理论误导(三)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10-10 09:22 来源:华夏论坛 作者:杨斌

减持国有股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

 

经济学家看好减持是出于理论考虑,诸如按规范理论推动改革深入进行,消除“一股独大”和实现“全流通”,但是,政府部门却未必赞成学者的观点,政府看好减持是为筹集社会保障资金。国有股减持酝酿过程中曾有分析认为,仅从2001年至2006年,我国社会保障基金的缺口将达4500多亿元,因此,通过出售部分国有资产筹集社保资金,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任务。政府一向对出售国有资产持谨慎态度,还三令五申改革不能“一卖了之”,但筹集社会保障基金却能解决现实困难。正因如此,除了广大股民有抵触情绪之外,国有股减持曾是为多方看好的改革。令人遗憾的是,国有股减持非但未能筹集到社保资金,反而导致多方持股资产大幅度缩水,社会保障基金也被套遭受严重亏损,商业性养老、医疗保险的损失更为惨重,未能加强反而削弱了社会保障体系。不少经济学家看好的国有股“折价减持”,仍然遭到市场和广大股民的抵制,中国证监会公布了折让配售方案及配套措施, 1月28日沪深股指分别暴跌91.49点和193.96点,这表明“折价减持”仍然会打击市场和股民的信心。有人看到证券市场上折价减持行不通,主张改为市场外通过折价协议减持,这样做存在更多的腐败隐蔽交易危险,这一点已为阿根廷和俄罗斯的教训所证实。

    减持筹集社保资金的预期与结果反差强烈,说明其中隐含着值得反思的深层原因。80年代改革方向突出企业经营权,通过承包责任制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尽管不少学者批评为“放权让利”,国有企业却盈利状况良好亏损面很小,职工下岗和拖欠医疗费极为罕见,但是,90年代改革方向突出明晰产权以来,各地普遍采取了变卖国企资产的做法,国有企业却盈利状况恶化亏损面猛增,出现了大面积企业破产和职工下岗,拖欠养老金、医疗费现象普遍存在,社会保障资金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导致了出售国企产权来弥补的呼声,但是,各地推行的种种产权改革做法,本身就造成越来越多的社会不稳定,导致更多职工下岗和社保负担加重,倘若不搞清社会不稳定加剧的根源,反思改革是否受到西方规范药方误导,继续片面强调产权思路来减持国有股,那末新的社会不稳定可能比解决的还多,国有股减持被迫喊停的尴尬就是一例,还有某个地方官员卖光了国有企业,称顺利实现了企业转制解决下岗问题,触发了群众不满和社会不稳定,私人企业优先雇佣廉价农村劳动力,结果下岗变成长期社会失业顽症。更何况,国有企业是国家财政的主要税源,无论国有资产或股权只能出卖一次,倘若减持国有股虽消除了“一股独大”,搞“全流通”卖光了全部国有资产,反而像阿根廷或俄罗斯经济改革那样,造成了更多失业人口和社会贫困,那时我们如何抵御经济危机维护社会稳定呢?

阿根廷从一个有较多中产阶级的国家,到现在陷入极度的社会经济混乱,官方统计的贫困人口甚至超过了50%,这一结局同推行新自由主义十年来,采取错误的依靠一次性出售国有资产,来填补日趋严重的社会保障体系窟窿,无法遏制社会不稳定因素增长有关。90年代随着梅内姆政府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阿根廷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不稳定迹象,国有企业被私有企业或跨国公司收购后,大批工人遭到解雇社会失业不断增长。但是,梅内姆政府将发展经济的希望寄托于外资,于是顺从了美国不断提出的苛刻要求,开放市场和私有化扩大到越来越多行业,包括战略行业、公用事业和矿产资源。梅内姆政府轻视了社会不稳定增长的苗头,认为可用私有化收入安抚失业工人。阿根廷库特拉地区盛产石油,曾经非常繁荣被称为“阿根廷的加州”。1993年该地区的国有石油公司被私有化,导致了当地经济萧条和大量社会失业,1996年6月爆发了社会动乱和绝食抗议,愤怒的失业工人堵塞了高速公路。梅内姆闻讯责怪道:“为何频频发生社会抗议和高速公路被堵?我们应该建立防止冲突的社会保障安全网”。梅内姆认为只要安抚一下失业工人,外资继续流入就会解决经济问题,此后不久他同国会议员讨论私有化时称,“形势一片大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但是,梅内姆用世界银行贷款和私有化收入,建立的社会保障和就业计划,无法维持失业工人生计消除贫困,仅提供了一些清洁工之类的低收入工作,社会公众不满未消除反而不断积累。梅内姆推行的大规模私有化,虽实现了国有资产的“全流通”,但最终流入了外国资本腰包,外资创建的新企业数量有限,主要收购阿根廷国有、私营企业。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初期,首当其冲的是蓝领中下阶层,后来逐渐冲击到更多社会阶层。当初阿根廷同西方国家做交易,通过出卖国有企业和矿产资源,能够吸引跨国公司的资金流入,获得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贷款,保持一定经济增长并缓和社会矛盾,但是,随着阿根廷逐步卖光了自己的家底,西方垄断资本的态度越来越苛刻。2001年爆发严重金融危机时,阿根廷已丧失了以前的谈判筹码,外资不再流入而是大量逃离,美国也拒绝继续提供贷款支持。控制阿根廷金融命脉的跨国银行,将目光从国有企业和自然资源,转向了阿根廷老百姓的存款,非法席卷了数百亿美元逃离海外。阿根廷金融危机中首当其冲的,现在轮到了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他们拥有的存款、股票损失惨重,加入街头抗议还有大批公务员,他们的工资、医疗、养老保障等,也因银行冻结存款几乎陷于中止。2002年3—4月,阿根廷每天都六万五千人,加入新增贫困人口的大军。中国学者正在争论马克思的贫困化理论已过时,阿根廷经济危机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绝对贫困化。实践证明,阿根廷通过一次性出售国有资产,并未建立起挽救自己的社会保障网,倒是种下了全面社会动乱的祸根。

有人认为阿根廷爆发的金融危机,主要是由政府的巨额外债引起的,因此质疑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担心政府投资和国债会导致类似危机。其实,阿根廷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最大限度取消了政府的经济干预,私有化程度堪称世界上最彻底的,退出了竞争性行业和社会公用事业,中止了上述领域的政府公共投资,而且还遵循了国际货币基金的“零赤字条件”,即政府将竭尽全力确保偿还欠西方的债务,倘若经济衰退导致政府税收下降,政府必须压缩行政和社会保障开支,也不采取财政赤字来弥补公共开支,将削减开支资金用于偿还外债的本息。既然阿根廷从不搞积极的财政政策,也退出了社会基础领域不搞公共投资,为何却背上巨额外债的包袱呢?原因恰恰在于阿根廷盲目开放,大搞国企私有化并开放战略行业,经济命脉控制权落入美国之手,不得不一步步踏入外债圈套。1980年阿根廷的外债为270亿美元,1990年阿根廷的外债为600亿美元,2001年则膨胀到1420亿美元。二十年来,阿根廷共偿还了外债本息1200亿美元,但是,外债仍膨胀到最初外债的4.5倍,仿佛落入高利贷泥潭无法自拔。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一针见血地指出,国际货币基金让发展中国家去地狱有四个步骤,第一步就是私有化,更准确的说是腐败化,削价出售国有资产的回扣率达10%,动辄数亿美元的项目意味着数千万美元的回扣,诱惑官僚出卖本国利益充当买办;私有化之后,第二步就是资本市场自由化,允许西方金融资本自由进出,一旦外资流出造成经济危机压力,国际货币基金就会要求这些国家将大幅度提高利率,经常达到30%、50%甚至80%的高利贷水平,结果打击了民族工业并耗光了国家财富。斯蒂格利茨还指出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不是因为违背而恰恰是遵循了国际货币基金的旨意。阿根廷推行最彻底的新自由主义的结局,是陷入了全面的社会政治经济危机,这值得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引以为鉴,谨防也跌入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陷阱。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国有股减持”受挫与西方产权理论误导(三)”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国有股减持”受挫与西方产权理论误导(二)
 “国有股减持”受挫与西方产权理论误导(一)
 现代财务理论与产权理论的相关性研究
 关于产权的理论(一)
 关于产权的理论(二)
 建立现代儒家企业制度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