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吴敬琏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吴敬琏认为:政府要用宏观手段实现软着陆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10-10 10:42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吴敬琏论证转型过程中政府作用

  市场经济的运行,通常被认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发挥作用。然而这只手并不能包办一切,市场经济不是无政府经济。中国正处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剧烈变革时期。一味排斥政府行为,既不明智也不可能。关键是看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如何出手,如何发挥作用?为此,本版就这一话题特编发一组文章,官员、学者和普通百姓站在不同的角度各抒己见。

  政府主要作用归结为四点。第一,在转型过程中政府应运用各种资源;第二,政府应该为市场经济准备一个好的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第三,建立市场经济的基础性设施,最重要的就是建立法制的环境;第四,政府需要在整个转轨过程里面保持社会公正。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坛2004《未来之路》上,吴敬琏教授提到,中国在转型过程中完全排除政府的作用、行政的手段是不可能的。政府还是应该用宏观手段实现软着陆,宏观辅助手段的某些行政干预可能性大一点。吴敬琏表示,不同意国内外一些学者以下的看法:把政府采取的应用总量手段进行的调控,比如说通过利率,通过准备金率,通过汇率进行的调控认为是错误的。吴敬琏称其为“这样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宏观调控”,而把有选择的个别干预认为是我们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过程条件下最有效的,也是最好的调控手段,他强调:“我还是认为政府应该主要做真正的宏观调控”。

  在吴敬琏的题为《中国在转型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报告中,详细地论证了政府应发挥的三方面作用:第一,转型社会矛盾有一个激化的趋向,所以要政府来加以调节。第二,政府在转型过程中的主要作用。第三,怎么积极地推进政府本身的改革。

  吴敬琏认为,中国的转型实际上包含两个同时进行的转型,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转型,实现工业化,及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在这两个转型的过程中社会矛盾都有激化的趋势,对于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的工业社会这个转型,在发展经济学一个公认的定律就是,实现了现代化的社会是趋向稳定的,但是现代化的过程却滋生着动乱,另外一个转型,就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意味着利益关系的大调整,在利益关系的大调整里长期的保持持有人得到更多而没有任何人失去这不太容易,即使所有人都增加了福利,但是因为有人增加的多,有人增加的少,也会造成社会矛盾的激化,我们改革20多年里,前十年大致上是做到了这一点,所有人的福利都增加了,可是当时就发生了所谓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情况,到后面十年还有相当多的人没有增加福利,甚至是绝对的减少了福利,比如下岗职工,比如部分农村居民,都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会使得社会矛盾取向尖锐化,比如说我们在后十年里面,农村和城市的收入差距拉开了,甚至相对的差距比改革开始的时候还要大,基尼系数现在的水平大致在0.45到0.5之间,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造成社会矛盾的激化,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应当拥有一个有强制力量的国家组织协调各种矛盾。推进改革里面,一方面政府有它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方面政府也有这样的能力。

  吴把政府主要作用归结为四点:第一,在转型过程中政府应运用各种资源,

  增加改革的助力,克服改革的阻力。第二,政府应该为市场经济准备一个好的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市场机制在资源配制中起的作用是实现资源的有效配制,它要求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对于每一种产品的价格,根据资源的程度由市场充分灵活反映各种资源各种产品的稀缺程度,另外一方面要保持价格总水平的稳定,也就是要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否则市场机制是没有办法起作用的,政府要为市场的有效运作准备这样的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这是政府的责任。第三,建立市场经济的基础性设施,最重要的就是建立法制的环境,现在市场经济建立在规则的基础上,也就是建立在一个法制基础上,要有一个好的法律框架同时要有一个公正的中立的执法系统,第四,政府需要在整个转轨过程里面保持社会公正,一方面要在这种利益调整、这种产权界定过程里面,保证机会平等和起点的公正,另外一方面要对弱视群体的基本福利提供保证。第三方面,怎么能够履行这个责任?政府自身必须改革,这个转变不但意味着社会环境的转变,意味着经济的转变,而且意味着政府职能本身重新界定,从计划经济下的政府转变成

  为市场经济中的政府,重要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要从一个计划经济下的全能政府,转变成为市场经济下的有限政府。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政府要从一个资源的基本配制者,变成提供市场运作的外部环境的、公共服务的一个政府。

  对此,吴敬琏认为:这个转变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而且涉及到政府工作人

  员的权力和利益,所以它不是没有阻力的。政府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掌握了许多的资源,掌握了很多的权力,在转轨的过程中如果不能够自觉改革的话,那么就会造成政府、政府工作人员、官员运用他们掌握的资源来为少部分人谋取利益,比如说,权力继续保持市场干预造成寻租行为,产权重新界定过程中有些人利用权力把原来的公共财产变成少部分人和个人的财产。而且,如果政府不能转变自己的职能,兼有运动员裁判员两重身份,可以让少数接近权力者发财,过去十年资本市场发生的故事,对我们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当权力和市场搅在一起的时候出现腐败是非常严重的。吴敬琏说,要限制这种权力,使政府从原来支配所有的资源退到应该掌握处置的资源范围内,还要做很多方面的改革,第一,实现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第二,党政机关要依法行政。第三,实行政务公开和保证人民的知情权。第四,逐步推行由基层向上的直接选举。第五,就是培育市民社会,提升社会自主能力。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吴敬琏认为:政府要用宏观手段实现软着陆”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吴敬琏回应媒体质疑:经济学家不应集体挨板子
 吴敬琏:发生金融危机不是幻象 而是现实危险
 吴敬琏许小年呼吁:尽快纠正不当股市制度安排
  吴敬琏:我的声誉建立在我的发言是否科学上
 吴敬琏指出:制造金融黑洞的机制并未消失
 工作和生活故事:“贵族”吴敬琏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