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约翰·纳什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美丽心灵 约翰·纳什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10-10 13:28 来源:东方时空 09.08 10:43  

 
   

 

    有一位数学家,很有天赋很有成就,但在他30岁的时候,精神分裂症困扰着他天才的大脑,他的妻子一直支撑着他,最后帮助他走出了精神的泥淖。这个故事被拍成了电影,就是获得今年奥斯卡影片奖的《美丽心灵》。人们在关注这部电影的同时,更关注着电影的原型——数学家约翰纳什。
   
    各种博奕游戏,生活中的各种无规则竞争,一把骰子落在一个地图上跳跃;人们在上汽车,赶飞机,股市投资,拍卖现场;奥斯卡发奖现场等待公布获奖者的时刻,“最佳影片,美丽的心灵。”欢呼尖叫的场面,五彩缤纷。
   
    主持人:许多人通过2002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美丽心灵》知道了当代数学家约翰纳什不同一般的经历,知道了纳什均衡理论形成的过程。在北京2002国际数学家大会召开前夕,约翰纳什来到中国,在青岛大学的帮助下,纳什先生终于同意接受我的专访,但是我同时得到忠告:因为纳什先生在长达30多年时间里,受到精神分裂症的困扰,所以在采访中必须要格外谨慎。采访前准备各种应变的方案是必不可少的,但据我的经验,任何一个人物专访,开始的气氛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这次专访的开场与以往不同。
   
    水军益:纳什博士,我想用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开始我们的谈话,我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知道青岛大学的许多朋友送给您很多的礼物,估计行李托运都会有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想送您一件有趣的东西,希望您能不要介意。
   
    纳什:由于空间有限,可以先托运这些。
   
    水军益:那是一个好主意。我的礼物有点神秘,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替您拆开它,它很沉,我想让您看到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它是中国的一种传统游戏。它叫“麻将”。
   
    纳什:麻将。
   
    水军益:您听说过是吗?玩过吗?
   
    纳什:我不知道,也许玩过吧。
   
    水军益:我希望它能给您带来一点惊喜。
   
    纳什:我在饭店里看到过这个。
   
    水军益:这个游戏要4个人来玩,每一个人都要根据大家事先约定好的规则玩,要看谁先比别人用这14张牌组成一定的组合排列。最后,你要赶在别人之前,将手中的牌组成尽可能多的组合,这是这个游戏最基本的规则,希望您能喜欢。这是最基本的规则。您喜欢吗?
   
    纳什:我了解得不多。
   
    水军益:这个盒子上写的是游戏规则。
   
    纳什:里面也有东西?
   
    水军益:是的。
   
    纳什:薄片。
   
    水军益:是。这是一些小薄片。
   
    纳什:还有骰子。
   
    水军益:您知道啊。
   
    纳什:骰子是国际通用的。
   
    博奕的简单解释就是对局游戏,这是几乎每个人都有过经历,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成为博奕的擅长者,既使有凤毛麟角的大师,也不见得的能够在游戏对局的博奕中发现总结出一种揭示人类社会,群体动机、行为和目的理论。数学大师约翰·冯·诺伊曼从扑克游戏中得到灵感,创建了博奕论,也就是对策论;在奠定基础的论述中,诺伊曼首先提出人类的社会行为可以用博奕论进行分析。1950年7月13号,约翰纳什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获得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博士学位,他那篇仅仅27页的博士论文中有一个重要发现,这就是后来被称为“纳什均衡”的博奕理论。正确运用这个方法,将能使共同参与一项经济活动却又利益冲突的各方,在不合作前提下作出有利于自己利益的选择,但最终结果可能共同受益。这个发现被认为是纯粹理性思维的胜利,它推动经济学重构基础理论。
   
    水军益:我们知道您实际上是博奕理论的专家,您能用您的话简要谈谈“纳什均衡理论”吗?
   
    纳什:均衡理论观点就像我以前所说的那样,是一种发明,它是一种自然观念,但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有点像生物进化论,它也是一种自然观念,只是没被发现而已,当有人建议对此进行研究时,人们觉得里面深藏奥秘。所以均衡理论实际上可以与生物学和进化论联系在一起。
   
    水军益:还有国际贸易、政治和军事方面吗?
   
    纳什:还有一些是经济行为,博奕理论在军事战略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是有胜负之分的。而博奕理论也可以应用于没有胜负得失的情况中。也就是说,对于对峙双方而言,一方得益并不代表另一方的损失。我的博奕理论把这种情况归类于没有得失的情况中,或是有任意多参加者的情况中。任何几个人都能玩这个游戏。你想在这一定的方式中的他们的行为,都是相互独立的,他们之间实际上不是在相互合作,不会组成队伍,他们都是独立在玩。这样的人,这样的事非常多,几乎天天都有。
   
    应该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奖早在1983年就已经注意到博奕论对现代经济的巨大影响和作用,纳什均衡被实践证明是对社会行为规律的发现。但是由于纳什的健康原因,直到1994年纳什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那天,纳什与始终伴随他走过艰难历程的艾利西亚出现在颁奖大会上,人们为这位天才的数学家热烈鼓掌。
   
    水军益:当您荣获诺贝尔奖的时候,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您马上给艾利西亚说了吗?
   
    纳什:在大奖宣布的头一天,我得知了这个消息。而艾利西亚从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已经收集了一些有关这个事情传闻的人那里知道得更早。
   
    水军益:那给您带来了一个很大的惊喜吗?
   
    纳什:当我从传闻中听说被授予这个奖的时候,确实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水军益:那几乎是在您发表了您的数学论文后的46年。
   
    纳什:41年,可能是40年。
   
    水军益:为什么人们会用这么长的时间去接受和承认您的论文的价值和美感呢?
   
    纳什:这只不过是一种延迟的欣赏,这在数学的其他领域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其实也不一定要立即欣赏,延迟一点也没什么。有时候就像酿酒,有的酒酿出来是为了立即就品尝,而有的酒酿出来是为了以后再喝的。我听说中国也有上百年的皮蛋,对吧?
   
    年轻的约翰纳什来自西佛吉尼亚的一个小镇,在中学、大学的时候已经被认为在数学上是一个有天分的学生,走进美国著名的物理、数学学府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后,纳什如鱼得水,在研究上的执著,19岁的纳什大胆地走进爱因斯坦的办公室,与这位科学巨人热烈讨论了一个关于力学摩擦的问题。对博奕论的兴趣,使年轻的纳什曾经发明了一种让普林斯顿数学博士、教授们共同感兴趣的博奕游戏,而改造和发展经典博奕论,使之能够切实地运用在经济活动中,并给现代经济学带来智慧的纳什均衡理论就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事实证明,约翰纳什创立的有关理性冲突与合作的理论已经成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成果之一,给经济学带来了根本性的重大影响。
   
    水军益:作为数学家,在您研究的领域中您寻找的是什么?
   
    纳什:不同的数学家喜欢用不同的方式来描述数学,他们尽可以商榷。当我还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的时候,有一位德国的教授声称数学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在我看来,它是一门科学。
   
    水军益:您不喜欢这样的说法?
   
    纳什:也不是。你也可以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数学。既可以用笨拙的方法去证实它,也可以用高雅的方式去证实它。这个和书法类似。
   
    水军益:有报道说,我不知道是否属实,说您对中国以前的领导人毛泽东有很高的评价。
   
    纳什:我欣赏他是因为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并不是人人的书法都像他写得那么有意思。有一本书法字帖就收录了“毛体字”作为范例,和其他书法大家的字收录在一起。你肯定没有听说过乔治·布什的书法作品。
   
    约翰纳什在30岁的时候,前途光明一片,他在学术上取得了成就,美国的财富杂志将它列入数学界最杰出新星的名单。然而就在这时,约翰纳什这位天才的数学家,突然遭到精神分裂症的困扰,1959年的一天,他拿着一份《纽约时报》告诉同事们,居住在另一个银河系的生物给他发来了密码信息。幻像幻听使他终日不得安宁,使在病症严重的时候,约翰纳什会作出非常反常的举动,为此那时曾经两次入院治疗。在长达30年的过程中他无法进行正常的研究工作。然而,在纳什命运遭遇无法摆脱的厄运的时候,纳什的妻子艾利西亚一位高尚坚强的女性,始终给与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包容。
   
    水军益:请您告诉我们,当您第一次遇到纳什的时候,您觉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艾利西亚:你知道我是他的学生。我选了数学课。他非常有个性,非常特别。
   
    水军益:他是一个天才。
   
    艾利西亚:是的。别人是这么叫他。
   
    水军益:在您的心目中,他是个天才吗?
   
    艾利西亚:我跟他并不只在数学方面打交道。
   
    水军益: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究竟是什么,一直在鼓励您一定要坚持下去,并且坚信他仍然是您很爱的人,他仍然是您十分欣赏的人。当我们看影片,读一些关于您的故事的报道的时候,我们能体会到那是一段多么艰难的日子。
   
    艾利西亚: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有的人在婚姻中得到幸福,而有的人则不是。当你结婚的时候,不管怎样,尤其当你还有孩子时,顺其自然吧。
   
    水军益:当你们的婚姻终止的时候,就在那样的一个特殊的情况下,您还是依旧地去看他、照顾他、保护他,究竟是什么让您这么做呢?
   
    艾利西亚:当有人需要你,需要帮助时,你就会去照顾他。
   
    水军益:是因为同情心,还是因为爱?
   
    艾利西亚:两者都有。我父亲是个医生,我想这也有原因吧。就是去照顾那些病人,需要你的人。
   
    就在约翰纳什倍受精神分裂症折磨的过程中,现代经济的发展逐步看到了博弈论、纳什均衡的巨大作用。尽管纳什在学术上的价值已经得到承认,但由于疾病的困扰,他处于一个天才和精神病患者的临界点中,经历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生命历程。几年前,一本关于约翰纳什的传记《普林斯顿的幽灵》出版了,好莱坞将传记改编拍摄了电影《美丽心灵》,并一举夺得2001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金像奖,人们被纳什和艾利西亚的故事深深吸引。
   
    纳什:电影中演的是我在从事“黎曼猜想”的研究。
   
    水军益:您指的是《美丽心灵》吗?
   
    纳什:是的。事实上,当时我的精神上有点毛病,我和艾利西亚住在那一所房子里,所以我就在那里写呀、算呀…
   
    水军益:那是一个非常美的爱情故事,您也这么认为吗?
   
    纳什:是的,很美。
   
    水军益:您觉得导演把艾利西亚表现得对不对?
   
    纳什:她很喜欢这部电影,但是我觉得剧中的主人翁和我们不太像,我比罗素·克洛要高,而艾利西亚又比扮演她的演员珍妮弗·康奈利矮一些。
   
    水军益:但是我觉得艾利西亚更漂亮一些。
   
    纳什:我还叫她去争取“最佳女配角”奖。
   
    水军益:我想您也一定知道,因为这部电影《美丽心灵》使您和纳什都非常受欢迎。
   
    艾利西亚:怎么说呢,当电影赢得大奖时,我们的一切都起了戏剧性的变化。很多人都是通过这部电影了解我们的。
   
    水军益:您为什么会那么想呢?是因为电影有一个非常美的主题吗?还是电影把您和您的爱情故事表现得那么美?
   
    艾利西亚:我认为那部电影很走运。有很不错的演员和导演,特别是罗素克劳和导演劳恩·霍华德,剧本也很不错。
   
    因为约翰纳什获得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也许因为他长期遭受精神分裂症的困扰,人们对约翰纳什在博奕论纳什均衡以外的贡献了解很少,实际上在纯数学领域也有突出的成就,在现代微分几何的纳什嵌入定理是这个领域中最基本最出色的成果。2002年北京国际数学家大会召开之际,约翰纳什来到中国,在北京和青岛分别作了专题学术报告,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
   
    水军益:您是怎样看待数学之美的?当人们谈到数学的时候,常常觉得它很理论化、很抽象,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纳什:数学的美感是难以言喻的,我能领会它的美感,但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经过多年的治疗,在艾利西亚的悉心温暖的照顾下,约翰纳什重新开始了研究工作。2001年,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的艾利西亚与约翰纳什复婚了,而事实上,艾利西亚在心灵上从来没有离开过约翰纳什。
   
    水军益:你们俩在2001年又重新走到一起了,究竟是什么让你们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艾利西亚:我们都渐渐变老了,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像社会保险,退休补助,医疗补助什么的。如果你们没有一个很正式的关系,要处理起来就很麻烦。再说我们本来就很亲密,复婚就显得很自然,也很实际。
   
    水军益:您是否萌发过这样的念头:跟纳什相爱,生活在一起,您是否感到过遗憾?
   
    艾利西亚:没有。
   
    水军益:从来没有,是吗?你仍然爱着他?
   
    艾利西亚:一向都是如此。
   
    水军益:您现在和艾利西亚过得很幸福吧。
   
    纳什:我致始致终都很热爱生活。这不是很容易,但还是有很多快乐的时光。
   
    水军益:请允许我问这样一个问题,或许这个问题有点愚蠢。70年后,当您回想起在您的生命中有艰难,有成功,您作出了很大成就,还获得了诺贝尔奖,被人们称之为天才,您看现在艾利西亚也跟您在一起,当您面对她,回想您的一生,您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纳什:这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人们想说什么都行。我已经走过了这么多年,希望和艾利西亚一起能多过几年好日子。我没有什么艺术性的话要说,我只有一个简单的祝福,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够活到我这么大岁数。
   
    专访纳什先生和他的夫人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一个顶尖数学家对疑问的关注,在采访纳什夫人的时候,纳什先生对中国传统的多人博奕对局游戏——麻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在两位老人不时地相互寻找的目光中,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共同走过的那段不同一般的生命道路,那里面包含着相互理解、相互依恋、相互扶助。对于约翰纳什这位创建纳什均衡理论的数学大师来说,他的个人命运经历是一个无法进行“全面严格优势选择”的博奕,但是,他依然幸运,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摘到了智慧的金苹果,感受到了人间美丽心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美丽心灵 约翰·纳什 ”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数学怪才纳什的传奇人生
 约翰.纳什的“抠女”博弈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