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蒙代尔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欧元之父蒙代尔:什么令中国与众不同?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4-11-22 09:20 来源:《全球财经观察》 

当世界还在固定汇率时代的时候,罗伯特蒙代尔(Rorbert A Mundell)预言了固定汇率体系的解体和区域货币的诞生;当欧元诞生、世界已经进入浮动汇率时代的时候,罗伯特蒙代尔又劝说我们不要
让人民币浮动,哪怕牺牲中国的货币政策主权。

  什么令中国与众不同?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问题。

  当世界还在固定汇率时代的时候,罗伯特蒙代尔(Rorbert A Mundell)预言了固定汇率体系的解体和区域货币的诞生;当欧元诞生、世界已经进入浮动汇率时代的时候,罗伯特蒙代尔又劝说我们不要让人民币浮动,哪怕牺牲中国的货币政策主权。

  蒙代尔的与众不同成就了他,正是因为“进一步发展了开放经济下的宏观经济学理论,他建立的这一理论基础支配着开放经济下的实际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颁奖词),瑞典皇家学院诺贝尔委员会将1999年度经济学奖授予他。除了因为欧元的诞生而被誉为“欧元之父”外,那是他迄今获得最令人瞩目的荣誉。“蒙代尔得奖绝对名至实归,他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应该得此奖的人,”著名经济学家、里根政府经济顾问赫舒拉发(Jach Hershleifer)称,“蒙代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经济学家。”

  针对“极为敏感”的人民币汇率这一全世界的焦点问题,蒙代尔相信,过去几年中国的经济奇迹得益于中国的汇率稳定,尤其是1997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公开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就像过去一样,中国未来也取决于汇率的稳定,出于国家利益考虑,中国必须顶住压力,公开宣布“可预见的时期内,将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资本项目不可自由兑换的人民币没有重估价值的基础;就像当年英镑贬值吸引他研究货币学一样,美元的贬值也预示着不远的将来,世界必将爆发新的金融货币危机;尽管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日益明显,但是,一旦人民币浮动,只占全球经济总量4%的中国经济不能承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冲击,而这将是灾难性的;随着世界范围内货币危机的加剧,必须重新构建新的全球货币体系;亚洲区,尤其是东亚,可能诞生以日元和人民币为主体的亚元。

  不同于其他的经济学家,蒙代尔更像一个出色的预言家和宏观经济学“传教士”,他甚至被戏称为中国政府“御用经济学家”。他的理论是划时代的,并开创了经济学家预测实体经济的先河。尽管如此,仍然不能确定,“人民币孤岛”成就了20年高增长的中国经济奇迹;更不敢肯定,在开放社会中,“固定汇率”将是中国避免新的经济危机袭击的“长城”,以及成为新奇迹的“助推剂”。难道中国的持续高增长不是因为中国廉价劳动力和巨大的市场吸引了世界范围的资本、技术和服务的转移?难道人民币能避免成为美元贬值最可能的升值对象?难道中国可以允许为了保持汇率稳定而无限累积外汇储备、能够仅凭利率手段化解世界宏观经济周期波动风险?

  然而,在一个日益开放的世界,中国为什么与众不同?不仅保持20年以上的高经济增长速度,而且,在浮动汇率时代保持汇率稳定,还将避免自身或者世界经济危机,继续领先于全世界。遗憾的是,全世界都充满了对中国的想象和臆断。没有人能够完全令人信服地解释并预言中国。当然,蒙代尔的绝大多数建议仍然是值得重视的: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推进金融改革,并在适当的时候创建“亚元”经济区。

  蒙代尔描绘的世界远比我们理解的要简单。在他的模型里,只有一种变量,两种可能。汇率是唯一的变量;而固定汇率或者浮动汇率则会导致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包括后来的一系列著述中,他论证了汇率体制的重要意义:在浮动汇率下货币政策比财政政策更有威力,在固定汇率下则相反。

  这些奠基于1960年代的结论,不断被以后长达40年的全球经济发展所印证。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被牙买加体系取代,美元与黄金脱钩,并代之以更加灵活的全球货币体系。更为引人瞩目的是,2001年欧元在欧盟12国正式流通、2003年美元汇率也开始发生史无前例的逆转,相对于世界主要货币,美元汇率第一次走弱。而中国同样处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两难困境中,不同的是,中国是在世界处于浮动汇率体系下保持汇率稳定,货币政策效力更差;随着经济增长,所面临的货币政策压力也更大。

  蒙代尔的与众不同还包括更多令人难以理解和难以置信的举动,蒙代尔是第一个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唱歌的人,尤其是还像明星一样频频出镜,并投身实业:于1999年创立世界经理人咨询有限公司,并担任主席;2003年,该公司总部迁至中国,并创建世界经理人网站,玩起了新经济;于2004年10月在北京中关村创立“蒙代尔国际企业家大学”,并担任名誉校长。1999年以来,与众不同的蒙代尔就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了。除了出版中国专著《过渡经济中的货币和金融市场改革:中国个案》等,蒙代尔几乎把一半时间花在了中国;而且,72岁的他还把妻子和刚刚7岁的儿子时刻带在身边,据悉,蒙代尔正在申请中国北京的绿卡,以获得长期居留权。

  也许没有人能真正理解蒙代尔,理解中国。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蒙代尔对处于过渡经济的中国前景充满信心。上周,借共同参与第二届国际金融论坛之际,本刊与蒙代尔教授一起分享了他与众不同的经验和学识。我们期望通过与蒙代尔教授的对话探寻令中国与众不同的原因。

  《全球财经观察》:您似乎不赞成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9年来的第一次加息举动?

  蒙代尔:从1997年乣2003年,中国一直处于低物价状态。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物价指数开始上涨,我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物价上涨。

  而且,由于中国实行的是相对于美国的固定汇率体制,所以当美元强劲时,中国的物价就表现为下跌;当美元贬值、疲软时,中国的物价指数就上涨。在我看来,目前中国物价的波动是在一个合理的相对稳定的范围内。

  《全球财经观察》:看起来,加息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似乎还是比较积极的。

  蒙代尔:但是,利率的提高也引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虽然中国利率提高的幅度非常小,但却是中国9年来的首次。于是加息成为国外一些大报的头条新闻。按理说,这么小的利率调整是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市场反应的,但是海外很多人据此作出不同的判断:中国货币政策战略正出现重大转变。由此而引发出一系列的后果:很多投机者认为中国的人民币要么升值要么浮动,大量的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加剧了中国货币控制的问题。

  目前中国政府可能在模仿美联储所采取的政策,但是美国是把利率作为稳定经济的主要工具和手段,而中国则不同,主要是利用汇率来调整物价的。所以,现在利率政策的改变使很多人认为汇率要改变,这是错误的判断。

  《全球财经观察》:您的意思是加息使中国人民币的汇率面临更大的压力吗?

  蒙代尔:目前,人民币汇率处于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也是中国和世界经济关注的焦点之一。对中国政府来说,现在肯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因为目前国际上充满了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而几乎所有的投资行为又引发越来越频繁的、大量的资本流动。这使中国人民银行在宏观调控方面十分棘手。

  《全球财经观察》:您认为中国政府将向这些压力让步吗?

  蒙代尔:不,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

  《全球财经观察》:但问题是,一方面,像您在论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固定汇率机制时那样,中国在保持相对固定汇率的情况下,央行控制货币供应量的措施都将失效,中国政府被迫使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或行政手段的调控来刺激经济增长,或者平抑经济波动;另一方面,维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似乎又是与中国的货币政策开放相矛盾的,因为随着中国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的完全开放,以及人民币形成机制的市场化,人民币的汇率将越来越多的受市场供求关系影响。要维持固定汇率,中国央行必须保持极高的外汇储备,而这也隐含着巨大的风险。

  蒙代尔:是这样的。但是,改变汇率所导致的风险要比保持现有汇率体制的稳定所带来的风险高出十倍还多。

  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强大的制造能力。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要好得多。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同于西方,不能教条地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来衡量中国的问题。经济过热就是一个例子。

  《全球财经观察》:那么,怎样化解现在的压力和潜藏的风险呢?

  蒙代尔:只要中国保持汇率稳定,那么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完全有能力应对这个挑战。

  我的建议是,不要浮动、不要升值、不要与一揽子货币挂钩,更不要重估人民币。中国政府应该明确声明,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人民币汇率不变,并且会一直利用美元作为基准货币。除非出现一些特别的情况,如美国经济出现严重衰退,或者急剧的通货膨胀等等,才考虑改变汇率政策。现在美国经济没有出现不稳定或者高通货膨胀的现象。从中国利益出发,根本没有必要让人民币浮动,或者升值。

  我认为,维持现在的固定汇率体制并没有什么不利之处,而且现在人民币还是不可兑换的。让这种不可兑换的货币升值是非常危险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全球财经观察》:为什么中国不能采取更灵活的货币政策,譬如盯住一揽子货币,而不是美元?盯住美元的后果是丧失货币自主权啊。譬如2000年亅2003年,美国经济衰退,美联储采取低利率政策;而中国经济则一直保持着高水平的增长率,导致中国也不得不采取低利率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基础货币投放量剧增,并导致2003年末以来的经济过热。然而,一直到美联储数次加息之后,中国央行才考虑提高利率。

  蒙代尔:让中国的人民币固定于美元的汇率体制,也就是以美国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相加这样一个更大的“大篮子”来衡量物价稳定,远比以中国自身来衡量的物价要稳定得多。如果让汇率改变的话,剧烈的汇率浮动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冲击。

  虽然中国的经济影响对世界越来越大,但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1/10,世界的4%,如果人民币盯住一揽子货币,或者允许自由浮动,一旦世界发生剧烈的经济危机,中国将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全球财经观察》: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必将越来越大。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尤其是美元贬值的时候,中国采取盯住美元的货币政策是不是要面临空前的国际压力?

  蒙代尔:日本和德国在经济上升期都是采取了固定汇率制,一直到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而且,国际资本更活跃的中国香港也是联系汇率制。还有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最快恢复的马来西亚也是重归美元区。以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外汇储备,只要中国政府下定决心,这个挑战不难解决。而且这对稳定美元和美元区经济也是有好处的。

  《全球财经观察》:未来人民币的地位怎么解决呢?这是否与您建立亚元的构想有关?

  蒙代尔:人民币并非一定要一直依附于美元,只是现在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还占据主导地位,美国经济也在全世界占主导地位。而且,从1980年代以来,美国的经济就具有非常强的稳定性,所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体制会保持相对的稳定。但未来美元肯定会发生大的变化,美元和美国经济的主导地位也会发生动摇。随着美元的贬值和欧元的崛起,全球货币正面临着一场新的危机。我一直极力倡导要重建全球货币系统。

  在未来20乣 30年间,亚洲需要寻求另一条货币途径。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以日元和人民币为主导的“亚元”以替代美元和欧元的构想才是重要的。理想的做法是规定一组货币,由一个亚洲货币基金会制造,并且由这些货币的储备金加以支持。中国应在这个问题上作出贡献。在未来,美元、欧元和亚元三大货币区还可以建立统一联盟,保持汇率稳定,共同促进经济发展。但是不同货币区必须首先就通胀目标、经济指数、货币政策、汇率和造币达成共识。不仅如此,还可以进一步统一世界货币。当然,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全球财经观察》:目前中国的情况似乎与1980年代的日本极为相似。当时,日本同样因为经济上升面临来自于世界的日元升值压力,并最终在美国等五国的压力下,签订了“广场协议”,允许日元浮动。是这样吗?

  蒙代尔:是的。另一个例子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其实大家现在讨论的人民币汇率情况与1998年是完全相同的道理。只是方向是相反的。当时马来西亚、泰国、日本、韩国等纷纷将本国的货币贬值以应对金融危机。国际社会认为中国也会调整汇率,使人民币贬值,很多投机者也作出这样的判断。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来说,中国应该使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总理朱基站出来坚定地说,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汇率。于是一切的混乱归于平静,国外的资金开始回流,一切又回归秩序。现在中国也应该站出来,声明不会改变汇率。

  正因为当时中国政府抵制住各种压力,才会有几年来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现在又开始讨论这个话题,这种要求中国政府改变汇率政策的论调没有什么道理。在我看来,中国现在所处的地位是受到世界上很多人羡慕和嫉妒的。因为中国有着如此大的外汇储备及中国银行系统也在着手改革。

  《全球财经观察》:说到金融改革,您有什么建议?

  蒙代尔:如果中国的货币政策保持稳定,那么同时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不良贷款问题。针对这一问题,根本的办法在于创建信用评级制度,让信用评级机构对企业和银行进行评级,若达不到评级标准,则停止对其贷款。中国迫切需要在短时间内进行进一步的改革,譬如不良贷款问题、信用机制不健全问题、外汇管制问题等。

 

关键词:            
  评论 文章“欧元之父蒙代尔:什么令中国与众不同?”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一个经济学家一生的回顾
 罗伯特·蒙代尔教授简介
 “欧元之父”蒙代尔:中国不需改变宏观政策
 “欧元之父”蒙代尔:人民币升值结果是双输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