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斯蒂格利兹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斯蒂格利茨:社会公正与全球贸易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6-07-13 15:19 来源: 作者:斯蒂格利茨

  全球贸易会谈近年来从西雅图、多哈再到坎昆、香港......一路下来的历程表明,全球贸易体系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纷纷扰扰的争论背后是现实和理论的背离。

  现实:目前的安排让穷国处于不利地位。发达工业国向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比来自发达国家的进口商品要高出4倍。最近一轮乌拉圭回合贸易谈判实际上让最穷的国家状况更糟了。在发展中国家被迫开放市场、取消补贴的同时,发达国家却依然提供农业补贴,并保留贸易壁垒,将那些对发展中国家经济非常重要的出口商品拒之门外。
  的确,如今的关税结构让发展中国家更难上升到价值增值链的上端,比如说从生产农产品转变为生产加工食品。随著关税税率下调,美国日益采用非关税壁垒等新形式的保护主义手段。自由贸易协定并未让保护主义情绪消失,各国政府保护本国生产商和工人利益的意愿也丝毫没有减退。

  理论:贸易自由化促进经济增长、能让所有人受益。这是盛行的说法。政客们都竭力推行贸易自由化,反对它就被视为不合潮流。

  但事实是全球化让太多的人利益受损,或者更准确地说,自由化进程之利弊因国而异。
  眼下墨西哥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下的被动局面显然难以显示自由化的好处。如果说以前有什么例子能说明自由贸易协定能推动经济增长的话,那就是NAFTA了,因为这个协定帮助墨西哥打开了全球最大的一个市场。但NAFTA签订后的十年中,墨西哥的经济增长速度却慢于1980年前的几个十年,该国最贫穷的玉米种植户深受享有农业补贴的美国廉价玉米的冲击。
  事实是贸易自由化的经济意义远比政客们描述的复杂。在有些情况下,贸易自由化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比如,市场风险较低,就业充分,经济成熟等。但在发展中国家,这些条件无一满足。在充分就业的情况下,一个工人受进口商品冲击而失业后,能很快找到新的工作;而且,从生产率低的、受保护的行业转向生产率高的出口行业会促进经济增长,工资水平上升。但如果失业率很高,失业后的工人可能就一直找不到工作。从生产率低的、受保护的行业跌入失业大军,并不能促进经济增长,只会加剧贫困。贸易自由化也会让国家面临巨大的风险,穷国、特别是生活在其中的穷人们根本无力应对风险。
  或许最重要的是,成功的发展意味著从停滞的、生产率低的传统产业转向生产率迅速提高的现代产业。但如果不设保护,发展中国家根本无法在现代产业参与竞争。他们被宣判了要永远陷在全球经济中低增长的领域。对于这一点韩国深有体会。三十五年前,呼吁自由贸易的人告诉韩国要坚持种水稻。但韩国知道即使它成功提高了水稻产量,它仍将是一个穷国。它必须进行工业化。
  从那些经常被引用的表明自由化程度越高的国家经济增长也越快的研究成果,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呢?先不谈许多此类跨国研究不可避免的诸多统计问题。大多数声称自由化促进经济增长的研究实际上并不能证明这个论点。它们只是罗列了一些贸易量上升的国家经济增长加快的情况。直接关注贸易自由化的研究并未能令人信服地向人们展示出自由化有利于经济增长的图景。
  但我们知道全球哪些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最快,那就是东亚国家,他们的增长主要靠外贸推动。这些国家不信奉完全自由化。事实上,他们常常干预市场,鼓励出口,并且只有在本国出口增加时,才取消一些贸易壁垒。他们通过保持接近充分就业的状态,避免了前文提到的个人从生产率低的行业转移出来时可能遇到的失业陷阱。
  关键在于没有一个国家会把自由贸易视为一个抽象的概念,接受或不接受自由贸易只在于其是否有利于世界大同。每个国家都希望知道:对于他们的国家,这样的失业率,具有这样的特点以及这样的金融市场,自由贸易是否真的能促进增长?

  如果说经济学是很微妙的,政治就简单多了。贸易谈判为争取特殊利益提供了舞台。议程也直接明了:出口国希望其他国家能开放市场,而那些受到竞争威胁的国家则不愿开放市场。贸易谈判人员将各种准则几乎全都抛到了脑后(虽然他们竭力在准则的外衣下主张利益)。他们关注的是选民的投票以及一项运动计划得到的捐助能有多少。
  例如,最近的贸易谈判中,发达国家的农业保护政策成了关注的焦点,这类保护政策的存在是因为既得利益的力量非常强大。农业保护政策也成为大力鼓吹自由贸易的西方国家表里不一的一个典型反映。大约25,000名富裕的美国棉农每年可分享政府提供的30亿至40亿美元的棉花补贴,导致棉花产量增加、价格下降。这些补贴给非洲撒哈拉南部以种植棉花为生的1,000多万棉农带来了沉重打击。但美国似乎打算将25,000名国内棉农的利益凌驾于全球贸易体系之上,凌驾于发展中国家数百万贫困棉农的利益之上。因此,发展中国家报以愤怒也就不难理解了。
  而美国在提出方案时近乎嘲讽的态度让这种愤怒更加剧了。例如在香港会议上,据报导,美国贸易官员提议取消棉花进口限制,但拒绝对棉花补贴进行任何调整。事实是,正是棉花补贴使美国的棉花具备了出口能力。当一个国家具有某种商品的出口能力时,允许该种商品进口并没有多大意义。美国大张旗鼓作出的提议对于发展中国家几乎不值一文,而美国还指责这些国家不接受自己的“慷慨”举动。
  在国内,布什(Bush)政府可能正在更加努力地提高获得低价药的机会。不过在贸易谈判中,它却站到了制药公司的一边,称这是为了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尽管对制药公司专利的保护意味著可能会有成千上万只能承担仿制药价格、而负担不起高价药的病人死亡。
  国际社会已宣布,将致力于在2015年前把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减少一半。他们一致在付出巨大的努力,如增加援助,减免债务。但发展中国家需要的不仅仅是索取;他们还想自立。他们需要也想要获得更多的谋生机会。这才是发展回合谈判真正应该提供的。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斯蒂格利茨:社会公正与全球贸易”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转轨中的公司治理失效
 正式和非正式的制度
 改写俄国近期经济史
 中国第三代改革的构想
 改革向何处去?论十年转轨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