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学人新论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钟伟:一块铁矿石的道德水准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7-02-24 16:20 来源:博士咖啡 作者:钟伟
资本有道德吗?资本是物不是人,因此当这样发问的时候,其实和我们在询问一块铁矿石是否有性别、感情

据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讯,有些话语是大义凛然的,但是却不具有任何实质意义,例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一切属于人民”等等,但在中国却从不缺乏感染力。同样地,我们不得不看一下,关于“中国不能容忍资本无道德、财富无伦理、企业无责任”到底表达了什么?

资本有道德吗?资本是物不是人,因此当这样发问的时候,其实和我们在询问一块铁矿石是否有性别、感情,并且进而讨论铁矿石的道德水准和黄金孰高孰下一样荒唐。资本当然没有道德,资本不高尚不卑鄙,是完全中性的。因此指责资本无道德,也许是想表达对资本家是否拥有道德吧?

和一国公民的平均道德水准相比较,资本家的道德水准特别低下吗?这是非常令人可疑的指责。谴责资本无道德的话语,非常类似“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那种阶级斗争学说所导致的人类灾难,已经更血淋淋地记录在历史之中。资本家可能具有高尚的、中等的或者较为低下的道德,但是其他公民要求企业家必须做到的底线是守法。亚当.斯.斯密曾经说,“每个人在追求他自私自利的目标时,他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去实现公共的最好的福利”,因此一个守法的企业家即便道德水准不高,由于他创造了就业、交纳了税收,提供了商品和服务,我们仍然应该感谢他而不是谴责他。也许行善不是资本家的本性,但如果他遵守了守法这条底线,一个吝啬卑微的资本家给社会带来的好处,仍然远远大于一个慷慨高尚的流浪汉。

如果非要强词夺理地认为资本有道德,那么隐含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是否应该打倒或者剥夺无道德但守法的资本家?外国资本、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又是哪种资本显得更合乎道德一些?

财富有伦理吗?我们不得不首先理解什么是伦理,人和人的共同相处才构成了道德,非常粗略地说,属于私人价值取向的问题被归结为the Ethics,即伦理;人与人的合作交往规则的问题被归结为the morality,即道德。但是伦理和道德通常都被泛称为道德,有的时候,伦理也被称为一级道德(the first-order morality),合作交往规则也被称为二级道德(the second-order morality)。由此看来,财富有伦理吗?美元人民币别墅汽车具有什么伦理呢?因此当有人谴责不能容忍财富无伦理时,也许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拥有财富的人不能没有伦理或者道德。以一个人拥有财富的多少,来作为衡量道德水平高低的标竿是一种可怕的逻辑,似乎只有身无分文者才是有德的了。很遗憾,贫困往往是一种令人厌恶的现象,它和值得夸耀的伦理道德等等无关。

企业有责任吗?有的,企业经营必须守法,必须对得起股东,对得起员工,对得起商业伙伴和消费者,对得起它所在的社区。近年来企业社会责任的讨论也在逐渐升温,但过度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却会变成各级政府逃避自身责任的遁词。

那么“中国不能容忍资本无道德、财富无伦理、企业无责任”表达了什么意思呢?它表达了一种借助对物的谴责,曲折地对资本家和富人的道德谴责。遗憾的是,法律是他律的,伦理是自律的,道德基本上也是自律的,因此只有上帝才能对他人进行道德审判,在俗世的官员或者学者要是扮演了神职人员的角色,那么他实际上是在居高临下地怀疑和谴责他人的道德水准。一个国度的顺畅运行不能离开道德,但更不能离开法律。对资本家对富裕群体的底线要求是法律准绳,而不是泛道德论。    

最后想说的是,公民仅仅能够代表其个人,因此“中国”是否能够容忍问题,超出了个人可以陈述的范畴,如同米瑟斯所说,“国家的任务只有一个,这就是保护公民的生命、健康、自由和私有财产,抵御任何对这些公民权利的暴力侵犯。一切超出这一职能范围的政府行为都是罪恶。”很显然,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恺撒从不对一块铁矿石,或者铁矿石的矿主进行道德审判,但矿主的罪恶将被绳之以法。

关键词:            
  评论 文章“钟伟:一块铁矿石的道德水准”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亚当斯密看中国落后关键
 赵晓:权力资本结盟造就行业性暴富
 根本不存在GDP这一概念
 曹国奇:请解开马克思悖论
 魏杰:企业自主创新的几个关键问题
 钟朋荣:论私有公用制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