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走近学人 > > 我看学人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全面透彻地剖析邹恒甫(二)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7-06-27 14:51 来源: 

世界经济学人(http://economist.icxo.com)
     感想之一:真正的经济学家都应该远离现实去研究纯理论?
  至于恒甫先生所提倡的——真正的经济学家都应该远离现实而去研究“纯理论”问题,依我看也未必。

  首先,“纯理论”如何严格界定是一个大问题。其次,经济学研究未必都应远离现实。不同的经济学领域,要求结合实际的程度和方式都相差很大,比如行为经济学、实验经济学,比如更贴近真实的效用理论,再比如国内显学——制度与契约经济学,如果不是对现实社会各种形态的制度和契约有充分的熟悉和了解,关在书斋里,用诸如博弈论等现代工具对想象中的制度或契约以至各种组织型态进行模型化甚至理论化提升,很大程度上依然是闭门造车,弄出来的东西与诸多乌托邦中的智力游戏没有多少区别,一如宏观经济学中的SOLOW模型以至RAMSEY模型(可能恒甫先生要跳起来了)。当然,你也可以强行认定说这类“花架子”也有很高的理论价值。再比如研究资本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制度)以至企业理论和政府理论,没有第一线的了解,如何能够发现那些尚未很好研究但却蕴藏巨大研究价值的“钻石问题”?仅仅读几篇paper就可以搞定未免太夸张了吧!当然有一些人就这样干,而且也能在国外不是特别糟糕的杂志上发一些自鸣得意的文章,但这只是一部分,而且离拿诺奖差十万八千里。所以我说,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研究,只适用于经济学中某一些领域。经济学首先是“人学”、“社会科学”,脱离社会的经济学是什么样子?在书斋里就了解社会了?尤其是转轨经济学、制度与契约经济学(法经济学)之类就更是如此。在书斋里,不看新闻不读报你就知道社会正在如何转轨并且进行理论提升了?你真是牛人。所以,即使是“形而上”的理论研究,也不是都可以关起门来坐在马桶上就能把学问坐出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关注什么样的实际社会问题,并且进行怎样的观测和信息提取、整理以及分析。打一个比方吧,同样是面对现实的婚姻契约,分析相关背景制度并利用它来移民的人(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中这样巧干的并非一个两个),他们是局中人、实际制度体系中的投机者;分析具体婚姻契约可能存在什么弊端和隐患,并帮助缔约双方做婚前财产公证的,这主要应当是律师或法律顾问;帮助双方当事人分析并辅导解决契约执行过程中的问题(诸如“七年之痒”或脾气不和之类)的人,大概是婚姻顾问或心理医生;分析离婚率的高低,分析婚外性行为的多少与社会各种因素之间的相关关系,这或许就是社会学家;而分析婚姻契约中的各种各样的不完全、各种各样的隐含契约以及相应后果,以及缔约人可能存在的各种机会主义行为,分析婚姻契约与“一夜情”性契约和“包二奶”式的性契约几者之间的差异和联系,如此等等,大概就是制度与契约经济学家了。如果不了解社会,“包二奶”式的性契约到底有些什么名堂你将一无所知,你又如何分析,如何写出诸如“人类行为的经济学分析”这样可能获得诺奖的“形而上”大作。当然,你可以说这通过上网去浏览那些看似无聊的“包二奶”故事的方式解决,那也是一种途径,一种恒甫先生不是很喜欢的途径——“上网瞎逛!”。而且闷在家里上网也绝对不是唯一而充分的了解现实的途径。

  有道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里的“躬行”不是说要你也亲自去“包二奶”或腐败,而是说要充分接触它们,了解它们。当然你要为了学术去实际体验一把,那也是你自己的自由,并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感想之二:关于职称

  对于任何学科的教学和科研而言,职称评审制度、维护制度、淘汰制度等,都是最重要、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因此,这里就“职称”问题顺便多说两句。

  在国内一些综合性大学,虽然“职称评审委员会”有文、理、工、医等大致之区分,但一群由哲学、党史、政治学、文学、社会学等专业的“权威”组成的“大杂烩评审委员会”,如何有能力、有资格去评判某人是否具有经济学教授水平呢?至于以前文理不分的年代就更荒谬了,一群天文、地理、物理方面的“泰斗”去评判某个人是否具有哲学教授水平,是否具有管理学教授水平,不污七八糟乱来才真是怪事。最近几年来,在吵吵闹闹中,各个大学以至省市的职称评审似乎略有进步,但是依然问题不少。在经济科学(有时甚至经济管理不分家)内部,事实上也是如哲学一样庞杂无比。例如,几个搞发展经济学、搞传统政治经济学、搞宏观经济学、搞统计学的“权威”组成的“经济类”“职称评审委员会”,如何有能力和资格去评判某个人是否具有信息经济学、制度经济学、金融学、保险学、投资学等专业教授水平呢?当然,我们不排除有极少数通晓各个领域的天才,但是这毕竟极端稀少。经管不分家就更离奇了。一个成天搞企业战略或者市场营销或者人力资源的“大专家”,他如何去评判某个人是否具有财政学、区域经济学、经济思想史领域的教授水平呢?

  于是,一些学校(甚至包括一些财经类院校)就用一种看似公平的偷懒办法来简化处理:将国内外所有期刊分成三六九等,只有到怎样级别的刊物发多少篇文章才能有资格申报职称评定,而根本不管文章的内容究竟如何,然后依然由来自各个专业领域的“大杂烩专家组”来评定各个具体专业领域的申评者的职称。大家实际上都明白,由于中国特殊的期刊管理制度,所谓的顶级刊物实际也有不少垃圾文章,所谓的三流垃圾杂志也不时有质量上乘的好文章(因为没有办法,质量上乘的文章未必就能够在所谓的一流刊物发表)。我跟同事开玩笑说,这种规则定下来之后,就是一个初中生也能“评审”谁可以当教授谁不可以当教授,因为杂志级别清清楚楚,谁的“金牌”总数和“奖牌”总数最多谁就上。这是将职称评审委员会的“专家”都假定为白痴弱智的一种职称评审制度。如此职称评审,自然还是一场儿戏和笑话。

  其实,要我说,这一切也很简单。例如,每年需要申评教授(研究员)的人员提前将自己认为能够最充分地代表自己水平的、自己最满意的三到五篇(本)文章著述,甚至包括还没有发表的工作论文(甚至一篇也行),作为一个整体匿名提供出来,并且填上自己想要申评的专业领域(也可以填报两个专业领域),诸如劳动经济学、公共财政、制度与企业理论、宪政与公共选择理论、资本市场、投资学,如此等等。在此之前,有一个确定和动态调整各专业领域 “职称评审委员库”的“制度安排”,比如每一领域最前面的一二十位国内外真正的“相对权威”组成一个备选库(同一个专家可在多个领域担任评审委员,但最多不超过三个,增减委员则可由既有委员投票决定),然后在各个领域的“职称评审委员库”内,抽签产生对某个匿名申报者的“匿名评审小组”。被评者的文章著述,以及评审委员的评审意见和结论,全部在一个公开的网站上全部电子化公开,并且接受由全国同专业博士生和讲师组成的场外匿名监督小组(例如每一小组100人)对评审委员的评审意见进行监督,并电子化独立评议(这可以作为匿名评审委员下年能否继续保留的一个依据,以及监督员自身资格能否继续的一个依据),当然,也可以先由这个由年轻人组成的场外小组对申报者内容进行公开点评,然后再由随机产生的“评审小组”的专家给出匿名评审意见。最后由本专业领域的全体评审委员根据往年水平综合比较,确定一个最低否定率(例如同一个被评审者否定票不能超过1/3,等等)。这样,职称评定的主程序就可以结束了。上述制度安排如果真要付诸实施,最好由一个全国性的机构来组织完成,由于规模经济,效率和效果应该不错。当然也可以由全国的经济管理专业的院系校自愿联合进行。有条件的学校也可以单独进行。但职称评定的精髓不应丢掉,这就是主要以文章著述内容本身论英雄。

  有人或许会说,各个学校有各个学校的状况,如果照此,那些差一点的学校今后就没有几个新教授了。我觉得,对于任何一所由公共财政供养并且由教育部或国家统一管理的“非私立大学”或研究机构,这种理由并不能成立。事实上,过去到现在,正是所谓的“特殊情况需要特殊照顾”导致一大批水货教授满天飞,导致真正高水平的教授的声誉和人力资本价值遭受一群水货教授的侵害,导致中国的学术水准的普遍低下。堂堂十三亿人支撑起来的北大、复旦、人大等所谓的一流大学,居然比不过弹丸之地一小撮人支撑的台湾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实在是丢人。毫无疑问,说一千道一万,制度缺失、制度不当是根本原因。教授收入也是一个原因,收入高了,国外高水平的也就回来了,国内的也安心做学问了,而不是成天想着到处捞钱。薪酬安排也是制度安排的一个重要内容。

  当然,以上只是提供一个有趣的、可供讨论的草案框架,荒谬与否,现实与否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职称评定的精髓和根本应当在于申评人的文章著述的内容本身;并且中国目前包括职称制度在内的一系列教学科研制度,非常迫切地需要做大手术。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全面透彻地剖析邹恒甫(二)            
  评论 文章“全面透彻地剖析邹恒甫(二)”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全面透彻地剖析邹恒甫(一)
 我眼中的吴敬琏和许小年
 夏斌:游走在中国经济金融界的多面人
 中国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
 经济学家眼睛干嘛不盯股市盯股民
 吴敬琏:“怕挨骂就不当政协委员”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