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谢国忠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谢国忠:中国制造业向何处大转移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7-09-17 13:14 来源:财经 

    世界经济学人:http://economist.icxo.com讯, 制造业成本上升之下,中国重工业仍有成本优势,正进入一个黄金时代;但不应任由轻工业转移出境,而要向内陆转移

  制造业成本上升

  由于通货膨胀和本币升值,中国制造业成本正在上升。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大约以每年7%的速度升值,包括4%的名义汇率升值和3%的通货膨胀。

  这一趋势可能导致:第一,出口价格上升(贸易条件改善);第二,劳动生产率更高(进一步降低成本的潜力);第三,经济增长减速。前两者在中国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第三种情况通常是不受欢迎的,但在经济出现过热时也不是一件坏事。

  最近几年里,中国面临的贸易条件颇为不利。原材料进口占中国总进口额的近三分之一,而CRB指数(美国商品研究局指数)几乎比2002年底翻了一番。出口价格方面,美国的进口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商品价格仅有轻微上涨,然而相对于过去几年价格节节下跌的情况,这已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种初显的出口价格上涨趋势,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中加强。

  最近关于“中国制造”产品安全问题的争议,也和中国制造商面对成本压力采取的对策有关。中国的出口企业通常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而国外进口商则相对集中。很多出口商都只有一两个大客户,要么是大的零售商,要么是大品牌的拥有者。出口商显然为占据市场而不遗余力,所以任何来自客户的涨价要求都会使他们心惊,想方设法压价。这样,有的制造商就不得不采用更低廉的原材料、将产品缩水或省去工艺环节,以求降低成本。

  我相信,西方进口商对这种情况其实心知肚明。很多分析师都注意到,最近两年中大型零售商提供的商品在材质和品质上都有下降趋势。因为这些大零售商都在试图削减成本,惟恐涨价毁了他们的形象。因此,他们对供应商的偷工减料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随着成本压力不断增加,这种以牺牲产品安全和质量来压低价格的做法终于招致大规模的产品召回。这一后果对于零售商和品牌企业来说都是严重的。他们在未来几年中可能官司缠身,付出巨大代价。高昂的诉讼成本会警醒他们,压榨中国制造商利润的行为具有很大风险。

  几年前,我曾访问过一家为美国某知名大型零售商供货的台湾电缆企业。该美国零售商每年年底都会对五家供应商进行末位淘汰,所以每家企业都拼命削价以求自保。报价最高的供应商迟早会被炒掉,而美国零售商届时会找到一家新供应商,让他们今后继续彼此倾轧下去。不过,当中国和世界都面临通货膨胀压力时,这种策略便产生了产品质量恶化的后果。那些大零售商将面临的官司开支,可能比此前压榨到的利润还多。

  最近几次产品质量事件令一些大型采购商有所醒悟,开始调整他们的采购方式,包括减少供应商数量,加强质量监管。不过,减少供应商数量将显著缩小采购商的议价余地,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放弃了压榨策略,买方不得不支付足够高的价格以保证产品质量。

  目前的产品质量危机也引发出一个好结果,即中国制造商的定价变得更加可持续。这会提高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或改善贸易条件,从而有利于中国通过出口价格提升化解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的成本。

  重工业黄金时代

  布鲁金斯学会最近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TFP)在1993年到2004年间,以每年平均4%的速度增长,而1987年至1983年间则为3.6%。TFP是衡量经济增长的标尺,意为在不增加劳动力或资本投入的情况下,一个经济体生产力的增长。

  中国所面临的机遇,在于TFP增长在过去两年中再度加速,大约达到6%,而且升势还有望持续。这有利于中国消化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的冲击。如果TFP每年再多增长2%(即达到8%),就可部分抵消实际汇率每年7%的升值。

  生产率加速的主要原因首先是重工业的起飞,其次是国内需求的规模效应。

  一方面,劳动力向具有更高附加值的产业转移,就会带来TFP的上升。直观地说,当更多的人由制衣业转而生产制衣机器,他们就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当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韩国在80年代分别发生重工业起飞时,都经历过一段生产率高增长。

  关于中国的重工业,举例来说,它正逐步发展最大的远洋船舶制造基地。从铁矿石、钢板到整船,中国创造的价值大约占最终产品价值的四分之三。而且比国内附加值高份额更重要的是,重工业工人的工资往往能达到轻工业的两倍。

  中国重工业之所以迅速发展的原因之一,是在德国、日本、韩国这样的国家中,重工业工人的工资已达到中国的7倍到20倍。相比之下,中国轻工业出口产品的附加值通常只能占最终产品价值的二分之一,同时它还面临着印尼、越南这样工资水平更低国家的竞争。所以,中国的平均TFP 得以增长,主要源于那些高附加值重工业的扩张。

  中国重工业正进入一个黄金时代。从各类机械制造业到汽车零件,其世界市场份额还不足以使重工业产品的价格接近中国的成本水平,所以中国企业仍有很大的增长潜力和利润空间。

  不过,总有一天,这些产业都转移到中国这样的国家时,成本差异所产生的利润就会终结。届时,重工业将会进入一个增长缓慢、利润萎缩的时代。这大约是十年以后的事情。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谢国忠:中国制造业向何处大转移”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谢国忠:信贷泡沫的破灭
 谢国忠:三大危机将直追次级债
 谢国忠:全球流动性泡沫08年破灭
 曾经美名一去不返 可惜了谢国忠
 谢国忠:全球股票达峰值 应减持风险
 谢国忠:想象5000万人超级城市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