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樊纲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樊纲:次级债引发信心问题 警惕美元败德式风险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7-09-25 13:48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世界经济学人:http://economist.icxo.com讯,周日,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樊纲在经济观察报主办的“跨入全球投资新时代”论坛上指出,次级债暴露的问题就是典型的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引起全世界的金融风险。值得警惕的是,由这次次级债风波所引起的人们对信用产品、各种金融产品信心的丧失,导致了现在金融市场信贷萎缩,将对整个经济产生影响。

  次级债引发信心问题

  樊纲指出,由这次次级债风波所引起的危机带来了两个长期风险。第一个长期性风险,是金融创新的风险。过去这十几、二十年,国际金融市场一个重要趋势就是金融创新,次级债就是一个重要的金融创新,这个创新一下子让不能住房的人都能够住房了,皆大欢喜,金融市场扩大了。但是创新的风险在相当长时间没有下来,这里面有没有人为的错误?我不知道。据说现在被业内人士揭示出来一个错误,就是所有算次级债的金融模型都算得很好,公式本身也没有问题。就是有一个问题,据说世界上几百个算次级债风险的模型,没有一个模型输入进去的是市场价值的变化,没有一个模型用的是将来这个市场会跌,都是假定每年多少、多少增长。没有一个说到了什么时候这个市场房价是负的,每年还是正的百分之几增长。

  所以这次为这个事辩解的人说,我们这次的错误是25次方的标准差出现了问题。就跟上次长期信用基金出了问题后,诺贝尔奖得主辩解说我们遇到的是千年不遇的小概率事件,模型没有错。不管怎么说,这表明了风险。我听国际上有的市场人士做了预期说,所有的评级公司将永久消失,他怎么就把风险这些东西都评为两三个A,然后让大家买,这个怎么评出来的?

  国际市场上次级债还只是一个产品,现在引起的是大家对所有金融产品信心的丧失。后面还不知道哪个产品会出问题,我也不知道。现在大家是整个信用丧失的问题。对评级公司失去了信心,信心出现了问题。这个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引起金融市场的波荡、问题,我们走向世界进行投资的时候需要密切关注,关注各种金融产品潜在的问题。

  美元的“败德式风险”

  第二个问题,这次进一步暴露出来的又是美元的问题,整个国际货币、整个流动性风险。这次大家都承认次级债风险是和美国长期采取低利率政策,鼓励投资方式所密不可分的。我们知道美国是主要采取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国家,这次暴露的问题就是典型的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引起全世界的金融风险。

  由于60%美元现钞在美国之外流通,50%以上美元资产由外国人持有,美元所产生的这些产品被世界各国所买走,因此,美国低利率、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所引起的风险就被世界所分担。这次出来救市的首先是欧洲中央银行,然后是日本中央银行,这个本身就反映了美元风险是由全世界共同来承担的。出来这些事之后又增加流动性,又进一步压低利率,又增大由美元为基础的流动性。最近几天,大家看到美元进一步贬值,大贬。现在欧元对美元贬值已经站稳了1:1.4的水平。这是我们世界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根源在什么地方呢?根源在于以美元为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它的风险在理论上叫什么呢?叫“败德式风险”。货币体系这个问题上,由于美元是本位货币,而美元是一个国家的私人货币,从国家角度来讲,它是私的。而现在被全球当做一个公共产品在用的时候,当然我们用的时候也是要交税的,作为一个公共品用的时候就会产生美国可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多印钞票的问题,使得全球风险加大的问题。

  这个问题不仅今天存在,这个问题历来都存在。一开始的时候,当时还不是美元为本位,当时还是黄金为本位。那个时候美元跟黄金挂钩,全世界与美元挂钩,它成了中心货币。然后谁经济增长快,就对谁贬,而且不断在贬。然后风险由大家来分担,我们汇率这个问题又是相关的。汇率是两个货币的比率,美元不断贬的话,货币升值是没完没了的事情。我个人比较支持人民币升值小步走的方式,如果40%一调能解决问题的话,这可以。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然后就是投机性流动,进进出出。这些是我们在国际市场上面临的一个系统性风险。次级债问题只是系统性风险当中的一个表现。

  次级债形成的时候,是大量美元流动性增长。次级债出问题后,又是新一轮流动性增长,国际上以美元为基础的流动性越来越多,我们所面对的升值压力、流动性过剩风险就会更多。这是一个长期风险,也是我们走向国际的时候应该长期放在心上的,仔细分析到最后面这些最基础的问题,跟我们整个国际体系有关系,这个体系改动不了,这样风险就长期存在对我们每一个投资行为将来都会产生影响。

关键词:            
  评论 文章“樊纲:次级债引发信心问题 警惕美元败德式风险”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樊纲:中国经济的风险在于制度性缺陷
 樊纲:股市楼市或存危机 但不至于出现金融风
 樊纲:理论上中国还有20年8%以上高增长
 樊纲:收租分红降税解决经济内部失衡
 樊纲:人间的“扯皮”与科斯定理
 樊纲:宏观调控目标尚未实现 有可能“软着陆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