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学人新论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巴菲特:我是经营家族企业的面包师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8-08-16 15:06 来源: 

  近日,世界顶级证券大师巴菲特做客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畅谈自己和以色列Iscar公司的合作经历,并对家族企业的经营理念和发展方向做了独特的解读,他表示自己随时对全球各地的股票情况进行关注,并将把收购企业进行到底。巴菲特在回答由新浪网一位网友提出的关于亚洲金融市场的问题时,回答到:“只要是我们公司的规模允许的话我们对任何一种企业都会感兴趣。亚洲也会有一些,也许会有很多。以股票市场来讲,其实多年前我们对中石油(13.86,0.26,1.91%,吧)就有投资。我在全世界范围内查看有市场潜力的证券,我也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在他们的企业需要帮助时想起Berkshire。”

  主持人:Paul Hunter IMD企业客户中心的主任

  嘉宾: Warren Buffett 世界顶级证券大师

  Eitan Iscar公司主席

  Joachim IMD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

  Paul:下午好!欢迎来到IMD。IMD是一所世界领先的教育机构,并且在近期被《Financial Time Global》排名中居第一位置。我们非常荣幸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于今日与IMD一道参与这一期特别的网络播报。

  再次欢迎您的加入,我是Paul Hunter, IMD企业客户中心的主任。我为能邀请到今天的各位嘉宾而感到万分的荣幸。Warren Buffett先生, 世界顶级证券大师,于近期在世界富翁排名中名列第四。Mr Eitan, Iscar的主席,Iscar是一家出色的以色利公司,为全球多个工业生产制造金属工具。还有,Prof Joachim,IMD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先生们,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各位观众中如果有任何人有任何问题,请点击屏幕右方的‘问题’按钮,我们将在接下来的45分钟内尽可能多地接受您的问题。

  那么,先生们,我们开始今天的讨论吧。是何种关联将三位一起带到了IMD?

  Joachim: 是家族企业。我们对此津津乐道,特别是我个人作为研究家族企业教授,我非常荣幸能在今日邀请到二位,将我们今日连接到一起的应该是家族商业,也可以说是于近期决定向外销售的Eitan的家族商业。Eitan, 可否就此向我们阐述一下原因呢?

  Eitan:我们今天能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曾经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最终认识到Buffett先生和Berkshire Hathaway 是某些家族企业在他们的生命中的某一时间段的最终归宿。我们花费了很多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因此我认为来到欧洲将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到这一家族商业的发展策略。

  我们的家族非常成功,商业也很成功。我们与成功的客户一起工作,所有的一切都在过去及现在不断地成长着。我们明白家族扩大的复杂性将会越来越明显,我们也意识到我们应该保护我们长期合作的客户(这里的长期指50年以上)以及与我们公共工作了很久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家族成员。

  我们曾经一度寻找着解决方案。我们也担心过多的成功以及高速的发展将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影响重大的东西。如果成长的太快,我们是不可能挖掘出一个客户的。于是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找寻可能的解决方案,同时我们也希望我们能仍旧拥有我们做事情的自由。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群体,我们也知道至少还会与这一群体继续合作20或30年。我们爱我们的事业。

  我们希望能解决将来的所有权的问题。于是我们找到了Buffett. 进而我给他写了一封信,所有的一切开始与2005年10月。

  Paul:Warren, 当你收到Eitan先生关于提议出售其名下的Iscar企业的那封信时采取了什么行动?这封信中又具体说了些什么呢?

  Buffett:那是一封只有一页零四分之一的信,但这封言简意赅的信使我了解到了这家我从未听说过但是非常出色的公司。Eitan向我陈述了足够多的财务信息,清楚地说明了这是一家出色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来描述,这封信随之带来的是这个人的品质,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人是我愿意合作的伙伴。 信中说如果我感兴趣的话可以与他取得联系。

  我意识到他在以色列,而我在奥马哈,这连个城市间的距离是不近的。他说他会来到奥马哈,于是他真得过来了。亲身的验证了我从那封信中所企盼的一切,不久,我们就在其名下的百分之八十的业务中投入了40亿的资金。 我做这一决定时甚至都没有亲自去他的工厂,或派律师进行客户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的工作。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收购的是何种企业,我也知道我是与什么样的人合作,我会为此而感到高兴。

  Prof Joachim: 这的确是有违常理,我们商业学院中教授学生们关于尽职调查的重要性,教育学生应对此非常谨慎。但是您的意思我理解好像是说这并没有必要。

  Buffett:最终,重要的是我们要以合适的价格购买合适的商业,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我们并不核对每一份租约,我们也不会阅读每一分劳务合同。在我的脑海中的重要的事情是生意在5年,10年甚至20年后将发展成什么样。如果由于一个小错误,例如我们忽略了某些事情从而影响了购买价格的百分之一,又或者是我未曾作正确的预测而导致我们少获益了购买价格的百分之一,所有这些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如果纵观一下我们在过去20年中购买的企业,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非常成功的,仅有极少数的企业失败,但是为数不多。

  不可以派出一个团队去评估一个企业,不管怎么说这都应该这是我的工作。Berkshire的股东们希望我能够对企业进行评价。他们依赖于我,严格来讲,这也许是不对的,但是他们的确完全依赖于我。

  我投入了我个人的资金,我资产中的百分之九十九是投入在Berkshire中的,因此我尽量控制购买来的这些企业的整体规模,选择那些我认为有长久竞争优势的企业。同时应拥有我信任的出色的管理层。因为我将大量的资金交与他人,我希望他们在收购之后仍旧对其经营的企业充满激情与热忱。这是关键的决策。我不觉得任何人可以依靠律师来解决这一问题。

  Joachim:那么也就是说,您没有大量的律师霍财务专家进行尽职调查工作?

  Buffett:没有。我是说我并不知道从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人。我的整个办公室中仅有19个人。其中有10人或者12人管理财务,其他的人基本上就是处理一些诸如我的邮件的工作。我们无法完全信任尽职调查等事宜。我不认为将责任转出将会为我提供重要的资本分配决策。

  Joachim:信任对于你和你不断寻找的每一个可能的投资对象间的关系有多重要?

  Buffett:百分之百重要!以色列在千里之外,我仅仅是在购买了Etian的企业后的几年中去过一次。我们没有任何人对该企业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工作。但是我信任Eitan,没有更好的人选我可以信任了。

  我相信他能够在收购之后仍然与收购前一样兢兢业业地经营着企业。 这是一个很重的决定。大多数时候我是正确的,但是人总会偶尔犯一些错误。但是我相信Eitan绝对不会是个错误。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

  Joachim:你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对你来讲,是否有什么变化?从Berkshire收购之后你的生活有任何变化吗?

  Eitan: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有了更多的责任。因为我现在要对很多的BH的股东负责。而在这之前,我只是对我的家族和一些与我一起工作的出色的人负责。

  现在我要确保使很多的人快乐。我要为我的将来所能得到的褒扬而工作。这是我的主要工作。

  Joachin:您在Berkshire拥有一份资产组合,融合了76家您持有主控股权的独立运作的公司,你是如何管理这些公司的?

  BUFFETT:我并不管理,而是有我的员工来管理他们。管理的核心内容就是合理的将事情交于其他人去做。我非常善于将责任交予他人。我对挑选合作对象非常谨慎。

  但是我并不是只给他们一部分责任,一旦我做了决定,我便交予他们所有的事情。

  我并不知道如何经营那些企业。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如何创造新产品,我不了解客户。我没能够与企业中的员工建立多年的信任。 这是那些管理者的企业。幸运的是,我们成功地进行了收购,我们努力不要让事情变糟。这就是Berkshire的管理理念。

  Joachim:你曾经说过将收购企业进行到底?

  Buffett:完全正确!我们有LBO 和一家拥有exit strategy 的私营资产债券公司,这个战略通常指尽可能的运用好每一笔他们可以借用的资金,进而尽其所能将企业的财务等方面做好,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以一个满意的价格将企业出售。

  我们没有一个现存的战略。我们有一个入门战略,即拥有出色的企业,拥有出色的人员,然而Berkshire并不会终止这一收购行为。我们只是想不断加入更多的好的企业。我们爱他们,我们不会出售这些企业。

  Joachim: 你曾经说过那些经营企业的CEO是面包师,而不是屠户?

  Buffett:这是一个很好的比喻。这虽然并不是我最先说的,但是他们的确是一些对事业充满热情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钱而工作。他们中的四分之三都是非常富有的。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在下一天中做任何事情,包括让我下地狱,但是他们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爱他们的企业。他们想确保企业能正常地运作。

  我认为我的确很幸运能拥有这些人。

  Joachim:Eitan, 收购后你是如何与Warren进行交流的呢?你们会在每月或者每年举行会议吗?

  Eitan:我把Warren当作一位老师。我尽量做到每隔几个月就来欧马哈,与他一起喝咖啡聊天。基本上,我们并不谈论我们下一年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不会提交任何预算。我们每月会发出一份月报。我们会确保在下一年里,我们会听到更多的褒扬,因为我们乐忠于让他们满意并且高兴。这包括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员工以及股东。

  我们喜爱这些做法。我们清楚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将会长期持续下去。

  Buffett:我的有些经理我差不多有三到四年没有见过面。他们运作各自的企业。他们中的有些人喜欢和我交谈,有些人不喜欢,这两种方式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爱他们的企业。

  正如我之前所说,有些经理几乎每天都要和我交谈。但是也有一些例外,有些人我一年中只会交谈一次。他们不需要来到奥马哈。 我们也没有公司例会。

  我非常肯定我带着它(在口袋中找信)。每两年我都会给他们寄一封两页的信,仅仅是为了提醒他们一些事情而已。

  Joachim:我想您曾经提及过一些重要的有关这封信中的观点。您将您的期望列为几类,比如什么是他们必须知道的,以及……

  Buffett:其实这非常简单。

  我告诉他们,第一部分我讲的是我们拥有所需要的足够的资金,我们希望能拥有更多的资金,但是我们不能容许有丝毫的名誉上的损失。Berkshire以及我的名誉在他们手中。

  决不可以用名誉来交换金钱。绝不可以。绝不可以做任何你不想在第二天的新闻头版被报道的事情。如果发生任何敏感的事情,我告诉他们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在核心领域可以有很多赚钱的机会,我的视力不好,我不想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绝对不想。

  我在信中说他们运作各自的企业,两件事情是他们需要改变的,公布退休金,如果他们即将碰上任何不寻常的高额的资本支出,他们一定要与我取得联系。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就持续运作各自的企业。

  继而,我问他们如果在一天晚上发生了事情,他们将如何在第二天一早对后续事情进行处理。这封信每两年都会寄给他们一封。我每年都会收到他们的答复,详细陈述他们的后续处理方法。然后我们将这些信息加入我们的年报中,以及我们的年终会议。Berkshire的交流我认为是持续的。我希望他们能反映出公司的文化,并融入公司的文化。每个人在这方面做得都很好。

  Joachim:你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你拥有金钱,你还拥有持续创造你所喜爱的商业的自由。

  Eitan:我为家族、未来以及与我共同合作了多年的人以及客户寻找到了最佳的方向,这就像是天堂。我有出色的团队与我合作,我还有一个出色的老师。我们都热衷于来奥马哈参加股东大会,因为这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天。我们是这个有趣的俱乐部的一部分,任何做出让人感激的事情的人都会得到感谢与尊敬。

  在此之前我们就好像是生活在真空当中,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这真的是个非常奇妙的情形,我会持续不断的将它继续下去,因为我们真的很爱这种氛围。

  Buffett:这些人对股东来说是英雄般的人物,我希望他们能来参加股东大会。通常情况下整个家族都会来,每个人都希望被邀请至大会上。如果邀请到Eitan的家族来参加奥马哈的特别聚会以及与股东共度周末的话,对我来说这就像是获得了一枚荣誉勋章一样。

  今年我们的聚会有31000人参加,他们是真正的主人。这些人投入了他们毕生的资金。他们对于像Eitan这样的人能将他们的家族带至聚会中而感到高兴,这也提高了Berkshire的价值。

  Joachim:是什么能将Berkshire Hathaday捆绑在一起?是你吗?还是文化?

  Buffett:是文化!是我们建立的文化。所谓的文化就是我所相信的事情。在开始文化是由个体而逐步强大的,但是一段时间后,它便建立了自身的要素。人们自发选择来加入这一文化。董事自发选择成为董事。我们付给我们的董事仅仅是900美元每年。在美国没有哪家公司能有百分之百的董事。我们邀请的每一位董事都能接受每年900美元的薪资邀请。我认为这不会在其他任何地方发生。

  人们热衷于这一文化,他们愿意成为其中一员,他们愿意看到这一文化持续发展下去。

  Joachim:你认为你的商业是家族企业吗?长期以来,你总是买进,从不卖出。你认为你的企业是家族企业吗?

  Buffett:是的,我们认为Berkshire是家族企业。如果你看一下我们的年报,我们早在25年前就已经设置了经济原则,从未改变。我们坚信应该告诉人们我们是做什么的。正如在餐厅里一样,是提供法国菜还是提供汉堡。我们希望人们能在他们来到Berkshire时了解他们将加入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最首要的原则是:我们的构成是合作,我们的姿态是合伙企业。我们将企业所有者看作是合作伙伴,我们将企业管理人员看作是合作伙伴。Berkshire是一个家族企业。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巴菲特            
  评论 文章“巴菲特:我是经营家族企业的面包师”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易宪容:房价下降的经济学释疑
 钟永生:地产调控政策的低效之苦
 龙永图细说贸易摩擦 中国制造缓发达国家通胀
 钟伟:一块铁矿石的道德水准
 亚当斯密看中国落后关键
 孙立平:中国为什么尚未共同富裕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