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吴敬琏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吴敬琏案的注解:新自由主义及其在拉美的渗透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8-09-03 14:14 来源:one.icxo.com 作者:远征南
我们不得不警惕地问一声:谁是中国的“芝加哥小子” 和“伯克利黑帮”……

  【这是我翻译的加拿大记者、作家 Naomi Klein 2007年出版的《休克原则--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The Shock Doctrine –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的第二章,原题为“The Other Doctor Shock”(另一种(医生)休克)。看到吴敬琏的消息,不管真假,深感这一章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注解,我们不得不警惕地问一声:谁是中国的“芝加哥小子(Chicago Boys)” 和“伯克利黑帮(Berkeley Mafia)”】

  很少有哪个学术环境像50年代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那样被严重地神化。这个地方有一种强烈的意识,认为自己不仅仅是一所学校而且是一个思想学派。它不仅仅在训练学生,它也在建立和强化芝加哥学派经济学,一个保守学人圈子的思想结晶,他们的观念代表了一种革命性的堡垒,反对当时占统治地位的“集权经济”(statist)思想。跨过社会科学楼的大门,下有“科学就是测量”的标记,进入传奇色彩的午饭厅,在这里学生们勇敢地挑战学界巨擎以此测试自己智力上的勇气,来这里决不是追求一个平淡的学位,来这里是要进入战斗。加里·贝克,一个保守的经济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说:“我们是与这一行其他绝大部分人战斗的勇士。”

  就像同时期麦吉尔大学里犹文·卡麦龙[注:此书第一章就是介绍此人]的精神病学系,芝加哥大学经济系也处于一个野心勃勃和有领袖魅力的人的统治之下。他有着从根本上对他所从事的行业进行革命的使命,那个人就是米尔顿·弗里德曼。虽然有许多导师和同僚和他一样狂热地信仰极端放任资本主义,只有弗里德曼用他的能量给了这个学校革命性的狂热。人们总是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兴奋?你要去和一个美丽女人约会吗?贝克回忆道,我说,不,我去上经济学课!当米尔顿的学生真是太奇妙了。

  弗里德曼的使命,就像卡麦龙一样,建立在回到一个自然的健康状态的梦想之上,在那种状态下,一切都处于平衡中,人类干扰所造成的扭曲模式还未形成。卡麦龙梦想的是让人类心灵回到原始状态,弗里德曼梦想的是去除社会的各种模式,回到一个纯粹的资本主义状态,清除所有的干扰--政府法规、贸易壁垒和各种利益关系。还和卡麦龙相似的是,弗里德曼相信当经济高度扭曲时,回到堕落以前的状态的唯一方式是有意地施以痛苦的休克:只有苦药可以把那些扭曲和坏模式赶走。卡麦龙用电击施行休克,弗里德曼的工具是政策--休克治疗手段,这是他力劝有麻烦的国家的勇敢领导人使用的手段。然而和卡麦龙不同的地方是,卡麦龙能够即刻把他的宝贝理论用在他的无意识的病人身上,弗里德曼却需要二十年和几次历史转折才最终找到机会在现实世界中实现他抹去和创造的梦想。

  弗兰克·奈特,芝加哥经济学派的创始人之一,认为教授们应该以这样的信仰教诲他们的学生:每一个经济理论都是系统的一个神圣特征而不是一个可争议的假说。芝加哥神圣学说的核心是,经济的供应、需求、通胀和失业之力就和自然之力一样,是固有的,不变的。在芝加哥的课堂和教科书所想象的真正的自由市场里面,这些力量存在于完美的均衡中,供应与需求的沟通就如月亮拉动潮汐,如果经济遭受高通胀,根据弗里德曼严格的货币理论,一定是因为受误导的政策制定人让太多的货币进入系统,而不是让市场自己找到平衡。就像生态系统自我调整,使自身平衡,市场用自己的机制也会精确地以正确的价格创造出正确数目的产品,这些产品由拿着正确工资的工人所创造并购买--一个充分就业的,具有无尽的创造性和零通胀的伊甸园。

  根据哈佛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这种对理想系统的热爱正是激进自由市场经济学的界定性特征。资本主义被想象成如珍宝般的一套运动或一个天国的钟表装置...一件艺术品,其魅力如此强烈,不禁让人想起阿佩莱斯著名的画,他曾画了一串葡萄,太逼真了以致鸟会来啄它们。

  对弗里德曼和他的同僚的挑战是如何证明一个真实世界里的市场能够履行他们心醉神迷的想象。弗里德曼总是自豪于自己以物理化学般坚实严格的科学方式探究经济学,但是实证科学家们能够指着元素的行为来证明他们的理论,而弗里德曼却无法指向任何活生生的经济,说它证明了如果所有扭曲都被除掉,剩下的会是一个完全健康富足的社会,因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符合完全放任的资本主义这一标准。由于无法在中央银行和贸易部里测试他们的理论,弗里德曼和他的同僚只好在社会科学楼的地下室作坊里搞他们复杂精巧的数学公式和计算机模型。

  对数学和系统的热爱把弗里德曼引入了经济学。在他的自传里,他说他的顿悟时刻来自一次高中几何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毕达哥拉斯定理,然后震撼于它的优美,他引用约翰·济慈的Crecian Urn颂:美就是真,真就是美这是你知道的关于世界的全部,和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东西。弗里德曼把对一个优美的包罗万象的系统的热爱连同对简单性、精美和严格的追求传给了好几代的经济学者。

  像所有原教旨信仰那样,对于那些真正的信奉者,芝加哥学派经济学也是一个封闭的圈。它的初始前提是,自由市场是一个完善的科学系统,在里面人们按自己的欲望行事,就能为所有人创造最大福利。一个必然的结论是,如果在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体内出了问题--高通胀或失业率大涨--那只能是因为市场还不真正自由,系统里一定有什么干扰,有什么失真了。芝加哥的办法总是一样的:更严格更完整地实行他们的基本教义。

  当弗里德曼于2006年去世时,讣告作者们费力地总结他身后遗产的广度。有一个人是这么写的:弗里德曼为自由市场、自由定价、消费者选择和经济自由所唱的赞歌导致了今天我们所享有的举世繁荣。 这个说法有部分正确。那个所谓举世繁荣的本质--谁分享它,谁没有,它来自哪里--当然是有高度争议性的。毋庸置疑的是,弗里德曼的自由市场规则手册和他实行它们的精明策略,已经使一些人极度富裕,为他们赢得了几乎完全的自由--可以忽略国界、可以躲避规范和赋税以及积聚新的财富。想出致富办法的诀窍似乎根自于弗里德曼的童年,那时他的匈牙利移民父母在新泽西的拉威买了一个制衣厂。他们家住在车间的同一座楼里,弗里德曼后来写道,用现在的说法那是个血汗工厂。 那时对于血汗工厂主来说是个不稳定的时代,马克斯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组织移民工人进工会,要求安全法规和周末休假,并且他们还在轮班后的会议里辩论工人所有制的理论。作为老板的儿子,弗里德曼听到的无疑是非常不同的看法。最后,他父亲的工厂倒闭了,但在演讲和电视露面中,弗里德曼经常谈及它,将其作为无约束资本主义优越性的案例,证明即使最坏最没有法规约束的工作也提供了通向自由和富裕的第一级阶梯。

  芝加哥学派经济学的吸引力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当时关于工人力量的激进左翼思想在世界上赢得地位,而它提供了一种办法去维护所有者的利益,他们同样激进并充满自己的理想主义。听弗里德曼怎么说,他的思想不是关于维护工厂主付低工资的权利,而是关于寻求最纯粹形式的参与式民主,因为在自由市场里,每个人都可以为他想要哪种领带颜色投票。当左派许诺工人从老板那里获得自由,许诺公民从独裁者那获得自由,许诺国家从殖民者那获得自由,而弗里德曼许诺个人自由,这是一项将原子化的单个公民提升到高于任何集体的计划,并将他们解放出来,通过他们作为消费者的选择而表达绝对的自由意志。四十年代在芝加哥大学学习的经济学家唐·帕特金回忆说,令人特别兴奋的是,[他的理论]和当时吸引很多人的马克思主义有共同的特性--简单并且明显的逻辑完整性、理想主义结合激进主义。 马克思主义者有工人的乌托邦,芝加哥人有他们的企业家乌托邦,两者都声称,如果按他们的道路,完美和平衡就会随之而来。

  可问题是,如何从当下到达那个精彩的地方。马克思主义者很明确:革命--抛弃当前的体系,代之以社会主义。对于这些芝加哥人,答案不是那么直接了当。美国已经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但对他们来说,只能说勉强是。在美国,在所有被称为资本主义的经济体里,这些芝加哥人看到的到处都是干预。为了让产品更能被买得起,政治家们把价格固定;为了让工人们少受剥削,他们制定最低工资;为了保证每个人都能受教育,他们把教育控制在国家手里。这些手段通常看起来是帮助人民的,但弗里德曼和他的同事们确信--并且他们用他们的模型证明--这些手段实际上对市场的平衡和市场各种信号相互交换的能力有着未言明的伤害。芝加哥学派的使命因而是一种纯洁化--将市场中的干扰因素去除,这样自由市场才能愉快歌唱。

[1] [2] [3] [4] [5] 下一页

关键词:吴敬琏            
  评论 文章“吴敬琏案的注解:新自由主义及其在拉美的渗透”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莫须有的“吴敬琏间谍事件”
 吴敬琏,一位让很多人惭愧的老人
 吴敬琏“间谍门”闹剧穿帮的反思
 吴敬琏:曲突徙薪 如何为中国经济去“火患”
 吴敬琏:经济学家最好不要去说行情
 我国应采取整套办法控制银行资金流动过剩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