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观点主张 > > 中国声音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风暴席卷下的世界经济走势 中国如何“趋利避害”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8-10-08 11:47 来源: 

  新闻背景:这场金融危机的破坏力,在9月15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当天全球股市的大跌可以窥出一斑。在那个“黑色星期一”,美国股市创出自“9·11”事件以来单日最大跌幅;伦敦和巴黎股市跌幅接近4%,俄罗斯股市MICEX指数更是暴挫6.2%。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把这次危机称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也认为,世界正面临罕见的“全球金融危机”,甚至还有人将之比作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的大萧条。可见,这场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对全球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三大效应传导,新兴市场“最受伤”

  江涌:危机对不同经济体影响程度不一,至少存在三种效应:

  ——涟漪效应。丢块石头到水里去,水波是逐步递减的,越向外冲击力越小。对于那些市场开放程度小、处于全球化边缘的国家来说,危机影响不大,比如朝鲜、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非洲国家,他们并不会感受到金融飓风的冲击。

  ——多米诺骨牌效应。对于跟美国同处一个发展水平的、经济联系比较密切的发达国家来说,多米诺骨牌效应表现得比较明显,目前最严重的就是英国。

  ——蝴蝶效应。此次危机在新兴市场上产生的是放大效应。从去年4月到现在,美国次贷危机已经发生一年多,美国股市主要股票指数下跌20%,但是新兴市场股指基本上都被“腰斩”了,中国更是跌了70%。

  为什么在新兴市场会出现放大效应呢?这与新兴市场的市场结构有很大关系,新兴市场首先是不成熟的,它的监管机制、市场运行机制都很不完善。而在自由化浪潮的冲击下,它有高度的拥抱全球化的热情,它的金融市场不断开放,而在开放过程中又缺乏相应监管,所以易于遭到金融风暴的袭击。新兴市场的机制不成熟,投资者也不成熟,且很敏感,危机一来,新兴市场便风声鹤唳,这给新兴市场带来的打击是最为严重的。

  中国承受有限冲击

  张斌:在美国金融动荡的局势下,中国虽然不能独善其身,但受到的影响不会很大。这场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资本市场的连锁反应,美国股市动荡或美国金融机构从中国资本市场撤走资金会对中国股市造成冲击;二是投资于美国的资产受到损失;三是美国经济减速造成的中国外部需求减少。目前看,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更多是短期的情绪上的影响,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相对微弱。

  赵昌会:美国金融动荡最大的影响在心理上,虽然我国金融机构的业务有可能介入其中,但不会对我国金融体系构成根本性影响。中国金融业尤其是投行等还不发达,中国的资本项目尚未完全放开。从实体经济上看,我国的储蓄率非常高,在经济下行时可以刺激需求,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虽然金融动荡可能造成我国外需下滑,但不至于造成根本性打击。面对外贸下滑,关键是扩大内需,刺激国内投资。注重发挥财政政策在宏观调控中的作用,通过为企业减负、为结构调整服务、增加社会性支出等来扩大内需。

  新闻背景:随着华尔街金融危机的恶化,各方的反思也越来越多。有人把矛头指向美国住房市场和金融业的疯狂投机炒作活动,有人把罪责归咎于美国政府对投行的放任和纵容,有人谴责华尔街经理人的自私自利和不负责任,还有人反思美国政府几十年来一直在推崇的重市场调节、轻政府干预的新自由主义……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一直在资本市场上向发达国家学习的中国,更应该从这场危机以及对危机的反思中得到有益启示。

  筑好自己的“防火墙”

  江涌:森林大火烧起来的时候,消防员需要做的是保全还没有燃烧的地方。开辟隔离带,筑起防火墙,这是非常关键的。对于早期不顾一切拥抱全球化的开放,新兴市场现在应该变得审慎起来。

  对中国而言,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不是要“趋利”,而是要“避害”,挑战远远大于机遇。

  首先,对于金融监管部门来说,中国当务之急是要修好“防火墙”。有人认为危机对中国影响不大,或认为中国应趁此机会廉价进军华尔街,这都是不对的。我们所要做的不是走出去,而是很大一部分退回来,退回来不是消极地坐以待毙,而是修好我们的“防火墙”和“金融篱笆”,甚至有必要“砍树救林”。

  其次,就是要放缓金融自由化步伐。美国发生这样一个大规模的金融危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经济自由化步伐过快,它的监管跟不上。对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要采取审慎的态度,而且要慎之又慎。只有“避害”才能更好地“趋利”,先把我们的“防火墙”和监管工作做好,才能更好地走出去。

  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鼓励创新

  杨涛:中国应该在美国的监管问题上吸取教训,加强基础产品的质量监管,在推进金融衍生品的过程中保持谨慎的态度。但在金融衍生品监管问题上也不必谨慎过度,不应该关掉我国进一步发展衍生品的大门。

  创新是金融业规避风险、有效提高国际竞争力的必然选择,是金融业发展的不竭动力。当前我们面临的紧迫问题不是金融创新过度,而是创新不足。像人民币外汇衍生产品、人民币利率衍生产品和债券衍生产品等等,恰恰是我们当下需要大力发展的。

  张斌:监管层需要密切关注市场上的新兴金融衍生产品,特别是在某些产品快速发展并可能产生广泛影响的时候,不能让监管处于空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遏制金融衍生产品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国这样对金融产品保持非常严格管制的格局下,金融体系不发达的潜在危害更大,还是需要鼓励金融创新。

关键词:            
  评论 文章“风暴席卷下的世界经济走势 中国如何“趋利避害””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降息浪潮袭卷全球 各方观点齐议中国
 各大投行预测中国即将进入降息周期
 祁斌:证监会正积极推出稳市政策
 “网店办照”新政策阻碍网店经营创业路?
 能源改革时机已随国际油价下挫来临
 专家:只有升值才能阻止热钱从中国套利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