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时评 > > 两岸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这样的人品太可悲了!--读中央党校杜光教授文章的惊叹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8-11-19 09:17 来源: 
最近偶尔一个机会在一本刊物上,看到一名中央党校的好像还是有点“名气”的教授的一篇大谈思想解放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最近偶尔一个机会在一本刊物上,看到一名中央党校的好像还是有点“名气”的教授的一篇大谈思想解放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不久,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里,公开宣示共产党不施仁政,而要独裁。虽然也把对人民和对敌人作了区别,但同时也为他把大量的知识分子和党内的同志、战友作为形形色色的敌人,加以镇压,埋下了伏笔”。还说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的《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等5篇评论,表面上是针对美国国务院当时发表的白皮书,实际上是批判知识分子,特别是所谓的“民主个人主义者”的自由民主幻想”。开始时,当本人看了这位中央党校的教授这番“深刻的揭露”后,感到十分惊讶,心想,毛泽东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使我对这个向来为我所崇敬的毛泽东的政治品格产生了怀疑,心想,这样的人怎么配当中国人民的领袖呢?!即一个对知识分子,对党内同志、战友不施仁政而搞独裁的人,一个借批帝国主义来批自己的知识分子的人,不但不配当领袖,就连普通共产党员都不够格了。于是逼着本人再去认真地阅读毛泽东关于《论人民民主专政》等文章,当我再读一遍之后,则使我更感惊讶了,反而使我对中央党校的这个“教授”的学术名气、政治品质和基本立场,产生了疑惑,因为在我的心目中,能够在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党校当教授的人,肯定应该具备一些基本条件的,因为这是培养执政党栋梁之才的地方,别的高标准条件自不待说,其它起码条件应该是:

  1、他必须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即能起码看得懂像毛泽东所写的一般有小学文化都能读得懂的通俗文章。否则,看参孝资料时,容易理解错了,歪了。

  2、他必须有起码的辨别是非的能力,不致使一般老百姓都能辨别的是非都弄不清楚就麻烦了,这样会贻误学员的。

  3、他必须有同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工农基本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阶级立场。否则,会一不留神就站到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上去了。

  4、他必须是起码能尊重中国共产党发展历史的人,最起码是一个初步了解党史常识的人,即在有人蓄意歪曲党的历史时,不要讲高标准要求他挺身而出据实争辩,起码不要跟在歪曲历史者屁股后面瞎起哄就行了。

  5、在具备了上述起码条件之后,就要求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有很深的理解;能坚定地承认党的章程,有较强的党性;对共产主义有坚定的信仰;而且还要有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改造主观世界的自觉性;还应有对党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责任感。否则,自毁共产党的可能就是这样的人。

  本人在阅读了毛泽东的著作之后,感到毛泽东所讲的同中央党校那个教授所指责的根本就对不上号,而且明显地有一种牛唇不对马嘴的刻意歪曲的味道。

  首先就来看那个“教授”讲的:“公开宣示共产党不施仁政而要独裁”。而且是讲共产党对人民不施仁政,因为他在“不施仁政而要独裁”的后面紧接着写道:“虽然他把对人民和对敌人作了区别,但同时也为他把大量的知识分子和党内同志、战友作为形形色色的敌人,加以镇压,埋下了伏笔”,那么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文章中是怎么写的呢?

  毛泽东在文中连续反驳了对当时夺取革命最终胜利极其有害的七种论调,其中有一点说“你们独裁”,毛泽东反驳说:“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那么我们应该弄清楚,毛泽东反驳的这七个问题,是在什么历史背景下,针对什么目的来的。正如毛泽东在该文中所强调的:“不这样,革命就要失败,人民就要遭殃,国家就要灭亡”。再清楚不过了,就是为了“革命”“人民”和“国家”。可到了这个教授嘴里,就成了“共产党对人民不施仁政,要独裁”了。我们再来看看毛泽东的原话:“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叫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并说:“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也就是说,这里讲的“独裁”,是指广大的人民对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他们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实行独裁,即人民对于反动派的独裁,可到了这个“教授”那里,却把概念完全偷换了,即完全翻了一个边,变成了共产党对人民的“独裁”。还有,毛泽东在反驳“你们不仁”时说“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我们仅仅施仁政于人民内部,而不施仁政于外部的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毛泽东在这里十分鲜明地宣示了共产党对人民和对反动派截然不同的立场。而毛泽东又说:“对反动阶级和反动派的人们,在他们的政权被推翻以后,只要他们不造反,不破坏,不捣乱,也给土地、给工作,让他们活下去,让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成为新人”。这里毛泽东明明讲了只对那些继续坚持反动立场且有反动行为的反动派,不施仁政,可到了这个中央党校的教授那里却变成了共产党对人民不施仁政。这里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位身为中央党校的“教授”,为什么要变着法子,绕着弯子,硬把人民说成是敌人,而把敌人视为人民,硬是刻意把广大人民拖到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们的行列里,假设一个攻击毛泽东的靶子,然后再煽动人民去攻击。

  更有甚者,这位身为中央党校的“教授”,还说什么,毛泽东关于“《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等5篇评论,表面上是针对美国国务院当时发表的白皮书,实际上是批判知识分子,特别是所谓的‘民主个人主义者’的自由民主幻想”。这位“教授”又挖空心思地把毛泽东假设为全国知识分子攻击的靶子。既然这样,我们就有必要弄清楚以下几点:①毛泽东关于“丢掉幻想”的评论是讲的要丢掉对美国国务院白皮书里那些甜言蜜语的幻想,以便彻底打败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最后一次战争;②美国务院白皮书等所散布的甜言蜜语的目的就是想麻痹中国人民放弃对他们及其在中国走狗的斗争;③当时,心存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幻想,对乘 胜前进,彻底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是极其有害的;④当时,在中国对帝国主义仍存幻想的是些什么人呢?正是一部分对共产党领导的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尚持观望态度的知识分子,“评论”借揭穿美帝国主义所谓的甜言蜜语的阴谋来启发这些知识分子丢掉幻想,站在人民革命一边,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它完全有利于人民,有利于革命也有利于国家。可到这位中央党校的“教授”那里却成了,是毛泽东借批美国的白皮书来批判知识分子了,这也太令人气愤了!其一,你把极少数对革命持怀疑态度,对帝国主义存幻想的落后的知识分子,泛指为所有的知识分子,客观上是在挑拨广大拥护革命,反帝反封建的知识分子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其二,当时“白皮书”散布的甜言蜜语的被揭穿,大大促进了中国人民的胜利和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对此,人民为之振奋,而这位“教授”为何至今还耿耿于怀呢?!这位身为中央党校的“教授”,之所以成为这个样子,到底是因为对革命不革命和反革命之间的逻辑产生了混乱呢,还是他原本就是那样的立场,即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中国的失败和中国人民的胜利,他心里都不舒服,否则,人们无法理解他的言论!为了不致误解了这位“教授”,建议朋友们不妨亲自去看看毛泽东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和《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等五篇原著,这样可以起到眼见为实的效果。

  这位中央党校的“教授”写过不少的文章,本人有幸看过一些,原本不想去碰这类“权威”的,但作为一个没有读什么书的普通老百姓,感到有点太过意不去了,总感到这位“教授”对毛泽东有一种解不开的成见似的,好象不把毛泽东弄得面目全非就心里不舒服似的。其一,总是想把一个原本吃过斯大林不少苦头,且不喜欢斯大林那种老子党作风的毛泽东,也是一个从不喜欢照抄照搬别国经验的毛泽东,刻意描绘成为什么奉行斯大林主义,开口毛泽东专制,闭口毛泽东独裁,还蓄意歪曲毛泽东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的内容和立场作为他攻击毛泽东的佐证。

  其二,再者作为一个“教授”或“学者”,正如他自己所划分的诸如毛派啦,邓派啦;毛式社会主义、邓式社会主义啦,这些都是可以争论的,但是笔者认为,应起码讲究一点学术道德,不应该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或把黑的说成是白的,不应该把本是毛泽东的原创硬说成是邓的发明,也不应该把邓的问题都推到毛的头上;更不应该把明明是对敌人的斗争,硬要歪曲成为是对人民的“迫害”。即使你想发挥自己那超级联想功能,也要讲究一点起码的逻辑关系,即使是鲁迅先生当年挖苦一些“看到女人的手臂就马上联想到全身”的人,他起码多少还有一点逻辑思路,而你竟然把毛泽东原本是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走狗和帮凶们不施仁政,翻过来变成了共产党对人民“不施仁政而要独裁”,并进而引申为“对大量的知识分子,党内的同志、战友进行镇压埋下的伏笔”。你的这种荒谬的结论,到底是你对那段历史的无知呢,还是你原来就是人民对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走狗和帮凶们不施仁政有兔死狐悲之感呢?

  二00八年七月十五日

[1] [2] 下一页

关键词:中央党校   杜光         
  评论 文章“这样的人品太可悲了!--读中央党校杜光教授文章的惊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一样的绝食,不一样的吊诡阿扁
 扁入狱 民进党会拒绝重生机遇?
 特侦组审前“泄密” 给陈水扁留下操作空间
 只谈经济不谈政治? -浅论台独两大超级护法
 批马追杀 陈水扁放言:2012年选到底
 解读马英九“两区论”背后的意图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