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时评 > > 文化观察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拒住豪华酒店的委员顶住了多少压力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9-02-24 09:10 来源:东方早报 
以“拒领房卡”表达对会议铺张浪费的反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批评,而是一个可能得罪领导、得罪同事、招来舆论争议的行为。

世界经济学人 关键字:金融危机 高德良 高德良拒领房卡 广州政协委员拒领房卡事件

  2月22日,十一届广州市政协三次会议开幕,会议安排委员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酒店食宿。就此“优待”,广州市政协委员高德良却不领情,他表示:“我拒绝领房卡,也不会在这里住,在金融危机背景下如此安排,我认为是极大的浪费!”(2月23日世界财经报道)

  这自然成了舆论热议的焦点,有人讽其作秀,有人批其小题大做。当然,多数人力挺高委员“拒领房卡”之举,盛赞其对纳税人的负责,认为“拒领房卡”就是一份优秀的提案。诚如网友所言,这确实是一份非常优秀的提案。不过,我更关心他做出这个决定时面临的种种有形和无形的压力,这种顶住各种压力、敢于向自身利益开刀的勇气更难能可贵。

  以“拒领房卡”表达对会议铺张浪费的反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批评,而是一个可能得罪领导、得罪同事、招来舆论争议的行为。

  首先可能引来同行的不快,从而受到孤立和排斥。广州有那么多政协委员,大家都毫无异议地接受了主办者的安排,就你高德良一个人拒领房卡,是不是你想以此来显示你比其他委员更高尚,比其他委员更珍惜纳税人的钱财?为什么不顾及其他政协委员的感受呢?这么做可能将其他人置于“不道德”的境地。

  然后可能引来领导的不满,让领导感觉很难堪很没有面子。让政协委员住五星级酒店,这肯定是有关方面领导决定和安排的,是为委员们能住得更舒服、享受到更好的服务。没想到你高德良不仅不领情,反而公开拒领房卡,将“会议消费”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公众面前。显然,高德良的行为将有关领导置于了相当难堪的境地。为什么不考虑一下领导的感受呢?

  最后还可能有舆论的不屑。不就是开个会住个酒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高调拒领房卡,很可能是要吸引眼球、炒作自己、带着表演成分的行为。

  我想,作为一个理性的人,高德良委员在做出拒领房卡的选择之前一定考虑过这些问题。无论是同行不快,领导不满,抑或是舆论不屑,这些压力都不算小,都足够有理由让我们心存忌惮,疑惑重重,让我们在最后一刻选择放弃,选择向同事、领导和舆论屈服。而且能轻易为自己的放弃找到理由:不就是开会时住几天五星级酒店嘛,有什么不可以的。

  首先,政协委员没有报酬,辛苦参政议政一年住个酒店不为过;其次,住酒店便于讨论和休息好,可以更有效率地参政议政;再者,这种消费还可以拉动消费,为刺激经济作贡献。从报道中可以看到,许多委员正是这样为自己辩护的。

  不过我们看到,高德良委员最终顶住了压力,做出了拒领房卡的“出位”选择。也许在他看来,无论是同事不快、领导不满、舆论不屑的压力,都比不上他身上的这些压力:良心的压力——经济如此困难,政府号召社会各方共度时艰,政协委员却住着五星级酒店——他良心上过不去;政协委员的责任压力——担负参政议政的重任,却花着纳税人大笔的钱住豪华酒店——这种责任压力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两种压力的决斗下,高德良最终还是选择了遵守自己的良心,信守自己的责任感和独立的价值判断。

关键词:高德良            
  评论 文章“拒住豪华酒店的委员顶住了多少压力”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美式金融文化丧钟为谁鸣
 上古小白:郎咸平和某些道德家很相似
 取消最低工资标准将带来二次农民工返乡潮
 终止杨湘洪人大代表资格不过是自慰
 限制外省劳工是卸磨杀驴
 “贪官检验法”实在很搞笑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