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时评 > > 社会观点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牛刀:官商结盟推动资产价格膨胀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9-07-29 10:53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牛刀
从新增贷款到资产价格的路径不完全像郎咸平分析的那样,是实体经济用贷款炒股炒楼,而是地方政府一手操纵。

  毫无疑问,本轮资产价格上涨遇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推力。很多人把这股推力,归结为央行的新增贷款,而忽视了新增贷款与资产价格上涨之间的传导关系,这种传导关系就是中国最大的腐败——官商结盟的地方政府。只有既是官又是商才能调动一切资源,推动本论资产价格的迅猛上涨。

  这轮资产价格的上涨显然不是时机,一是中国经济爆发的危机还没有见底,产能过剩的局面没有得到扭转,城市居民收入水平下降了4%购买力没有得到提高,实体产业利润上半年下滑了22%,从任何方面来讲都不具备资产价格上涨的基础和环境。二是本轮资产价格的调整没有完成,股指在1664点没有得到盘整就是一路上扬;楼市更加奇怪,用房价的猛涨来改善供求关系、消化库存。物价主义经济学派的代表萨缪尔森先生如果来到中国,非要气的吐血。解释不通啊。克鲁格曼也只说了几句令中国政府很不高兴的话,灰溜溜的走了。

  因为这些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尽管有着如橼之笔,著作等身,对全球经济了如指掌、洞若观火,却不了解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也无法研究新增贷款传导到资产价格上的路径和方法,因而对中国资产价格在这种情况下上涨很不理解。我的错误,在于低估了官商结盟的力量,也曾用萨缪尔森和克鲁格曼的观点,来解释本轮资产价格的上涨,现在我才发觉我彻底错了。

  第一个错在对地方政府就是最大的开发商缺少基本的评估,把普遍现象当作个别现象,因为我认为官商结盟是个别现象。但是,上海塌楼事件教训了我,那些开发商分明就是政府的一个机构,而股东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员。这种官商结盟的开发商对政策最为敏感,而且拥有最大的权力资源,拥有最广泛的社会平台,他们打破游戏规则,为新增贷款流进楼市创建了一条最便捷的通道,试问,这个路径是经济学家所能研究出来的吗?

  第二个错在官商结盟是个民间智库,他们不必再躲躲闪闪,而是公开玩起资本运作,手法之高妙,运作之精当,让中国所有资本运作的大师们统统弱智。昨天的上海证券报报道:2009年7月8日,中汇医药公布重组方案,一家名为铁岭财京投资有限公司的城投企业将买壳上市。其后14个交易日,股价一路从10元飙升至25元,经历10个涨停,创造了土地一级开发概念股又一个暴涨纪录。

  请问,一般的水平能操作的这么好吗?不能。铁岭财京是一级开发商,是唯一从事铁岭新城土地一级开发的单位。新城2007年和2008年土地销售面积为1936亩和1078亩,同期铁岭财京的营业收入为4.8亿和3.7亿。区内正在开发的住宅项目仅两个,较大的浅水湾一号占地1300亩,由深圳华南城集团投资建设。上海证券报记者到浅水湾一号售楼中心了解到,该处楼盘建设已3年,至今仍未完工,在售的7000套房产目前仅出手一半。而宣传册上显示的开发商竟不是华南城集团,而是一家名为天水物产的房地产公司。浅水湾一号早已于一年前转手的天水物产是铁岭当地的一家国资城建公司,市财政局长任董事长、市建委主任是其总经理。

  网友们一定明白了,10个涨停板是怎么拉上来的。我在深圳宝安市民讲坛上,曾经告诉深圳投资人,根据宏观经济发展趋势,下半年要关注小盘绩优股和小盘重组股,当时只是从趋势上判断国家将会给实体经济创造机会,而这两种股票大多是地方上市公司,股价较低而前一轮涨幅甚微,并没有考虑地方政府就是股东这个因素,而他们炒作的通道是最便利的。没想到,歪打正着,我在个别推荐的几只有地方政府背景的股票全部大涨40%以上。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我想大家应该了解了这一轮资产价格的猛涨,直接的原因,就是从新增贷款到资产价格的路径不完全像郎咸平分析的那样,是实体经济用贷款炒股炒楼,而是地方政府一手操纵。如果中央政府不能解决地方政府官商结盟的问题,中国的实体经济还是一片萧条,而资产价格还将猛涨,社会失业率还将上升,民众的收入水平还将下降。再说下去,已经不是我所能设想的了。

关键词:资产价格上涨   通胀         
  评论 文章“牛刀:官商结盟推动资产价格膨胀”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我的收入在统计局那里"被增长"了
 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21世纪中国的最大风险
 林治源:民企不能承受国企化之重
 郭松民:通钢事件警示我们企业重组须让职工参
 郑直:中国会成为世界金融之肺吗
 田立:如果泡沫是财富,那画饼一定能充饥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