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时评 > > 金融研究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宋鸿兵:2024年将出现世界单一货币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09-08-02 13:17 来源: 作者:宋鸿兵
2024年世界单一货币,您是怎么样做出这样大胆的设想?是因为觉得到那个时候,世界就剩下一种储备货币了吗?

  主持人权静: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来到新浪视频直播间,我是主持人权静,如果您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看财经类的图书,您应该会对《货币战争》这本书印象非常的深刻,今天《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也来到我们直播的现场,并且带来了他的一本新书《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欢迎您宋老师。

  宋鸿兵:谢谢。

  主持人权静:当我拿到这本新书的时候,非常的精致,而且这个标题《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也非常吸引人。我注意到左上角小字里面有一行“2024年世界单一货币能否成为现实”。这个概念让我觉得很震惊,2024年世界单一货币,您是怎么样做出这样大胆的设想?是因为觉得到那个时候,世界就剩下一种储备货币了吗?

  宋鸿兵:大家想起来,2024年出现单一货币,似乎是难以想象的。我们反过来想,如果说在2007年,有人告诉你美元会出现问题,会出现重大危机,出现全世界各个国家共同申讨美元的时候,可能在一年前两年前,这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从08年到现在,美元开始受到各个国家的围攻。来自于欧美内部的反思美元体系的提法。一下这种舆论就占据了媒体的非常关键的位置。你会感觉到一两年之内就发生这么大的转变,是美元突变了,还是金融危机导致的,2024年我们现在想起来很遥远,时间说快就快,说慢就慢。在我看来,2024年应该不是一个特别实现单一货币是很遥远的进程,其实并不要遥远。

  主持人权静:您说的单一货币是什么货币,显然通过您刚才的论述应该不是美元?

  宋鸿兵:这个世界单一货币应该不是美元,显然会出现新的,我们不知道的货币体系,既不是美元、欧元,也不是人民币也不是日元,会出现一个新兴的货币,不知道叫什么名我想最后可能叫世界元,或者是什么元。

  主持人权静:现在能看到您说的世界元的雏形吗?比如我们之前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是类似于这样的准货币这样的东西。

  宋鸿兵:其实货币单一概念很早就提出来,在60年代,有很多人在共同推这个事,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也不是说好像没人尝试过,其实大家尝试过,最后由于力量对比的原因,美元占据了上风,美元未来的危机在我看来是一种无法避免的现象。

  60年代有人提出了一个难题,在我看来应该是尽人皆知的,任何一个国家的主权获益要担当世界结算货币和交易货币是存在内深性的问题的,也就是世界贸易量在扩大,就要求这个担当储备货币这样的一个国家必须要输出货币,输出货币就必然会形成贸易逆差,把钱流出去,把东西买回来,这种贸易逆差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使这个国家财政出现一定问题,小则导致经济箫条,大则导致经济危机。这一点在60年代已经被大家看的很明确了。

  这样的局面已经运转了38年,还能够再运转38年吗?这值得每一个关注经济,关注自身财富,关注世界大事都应该仔细和冷静思考的事。美元再往后可能持续不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会提出2024年,并不是个人拍脑门想出来了,在我看来世界上有一些比如说世界单一货币行贿一直在研究,这个时间表也是他们提出来的准备的时间表。在我看来,这个时间表非常靠谱,有可能局面会朝那个方向发展,按照这个时间表一步一步推进。

  主持人权静:你刚才说一个国家本国的货币,如果成为世界的储备会导致一系列的危机,其实这一轮的全球的金融危机,我们也可以理解,成为某种程度上,美国因为它是世界储备货币的持有国,而导致了过度的消费和金融各方面的泡沫引发的这场金融危机。这就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这轮金融危机的过去和整个货币体系的重构是有密切的联系,这个您觉得后金融危机时代,整个全球的金融格局,包括货币的格局会是什么样子?

  宋鸿兵:准确地说,这个危机并没有结束,我们谈后金融危机还稍微偏早。这个危机的根源是美元的危机,只要美元的运行机制是这样,这场危机会不断的反复,不断的出现问题,并没有从根上解决,美元输出的巨大形成的巨大债务,这种债务可能通过美国国债,政府债,或者是私人消费的债务体现出来,结果是美国的债务会持续不断的上升,这本书,包括上一本书,都提到这个问题,美元最后会面临一个重大的危机,美元已经出现了两次这样的危机,一次1933年,一次是1971,美元大幅度的贬值不会有投资人以转变资产的时机,都是以突发的情况出现,这一次是否会再一次出现这个问题,其实我们还谈不长后危机,还在危机当中。

  主持人权静:而且之您前也提出过2009年9—10月份会产生金融危机的第二波,这个依据是什么?

  宋鸿兵:我们可以从各个方向来看,产生金融的实质是什么?实质是金融机构,出现流动性紧缩,导致一种资产价格下跌,最后演化成大量的银行资本金被摧毁,资不抵债,从整个链条来看,首先是美元的整体的负债过度,一个国家和一个家庭是一回事,如果一个月收入是1万块钱,如果你花1.5万,时间长会面临一个危机,当债务总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利息支付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当你承受不了这个压力的时候就出现违约,出现违约的时候,金融资产把你的债务卖到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债务产品,一旦出现违约,资产价格会下跌,银行、保险公司、对冲资金大量持有这些东西作为资产,手上的资产会缩水,缩水到一定情况下,在高倍杠杆的情况下,就面临一个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这就是整个金融危机发展的链条。从这个链条中可以看到,负债是整个金融危机的实质,出现违约是一个危机的导火索,判断第一轮金融危机和第二论金融危机,和其他的后一轮的金融危机,要看整个金融市场的违约,什么时候大幅度的上升,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曾经提出金融危机还会有一轮,主要是根据各种情况来看,美国、欧洲,银行的信贷,工业品的信贷,包括信用卡的卡债,房地产的债券,甚至包括政府的债券,都会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是第三季度或者是第四季度这个时间段出现重大的违约高峰期,我们看到美国人口的失业情况,下岗第5周到第14周这个时间段高达440万人,我们知道美国的失业救济是管26个星期,最近有延长,对少部分人管用,对大部分人来说是面临26周的上限。平均下来,也就是失业大概平均在第10周左右的人构成这440人的主体,这样推算的话,再过16个星期,他们就会面临着政府给他的救援没有了,那个时候会出现什么问题,美国人是不存钱的,也不会找私人借钱,那时候440万会集中出现,再过4个月左右的时间,那个时候卡债没有减少,房地产抵债贷款没有减少,汽车贷款没有减少,学生贷款没有减少,怎么还呢?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到那个时候,我们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违约在今年的年底会集体冲向历史性的高峰,比如说信用卡,或者说各种债券的违约达到高峰,刚才我说了这些债券违约达到高峰,以这些金融债券打包所作出的一系列金融衍生产品,价格就会受到严重的下调的压力,这些东西又被银行机构,对冲资金持有作为资产,你想想会发生什么情况。

  主持人权静:这就是您说的第二波的来历。

  宋鸿兵:这就是新一轮大规模银行资产的一个过程的开始。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银行似乎是缓过这口气,有两点原因,第一是游戏规则做出了调整,换句话说如果按照所谓的以市场定价,这样的一个标准来说,现在很多银行所持有的资产,都卖不到现在这个价格,也就是说由于改变游戏规则,举个简单例子,这个房子是你的资产,由于地震没了,但是在资产负债表了,依然是定义为资产,不把它核销,这就是改变游戏规则。我们看到银行的利润跟去年用的不同的规则,跟应该使用的规则是不一样的,这样的话在帐面上可以做出一些利润来。

  另外一个原因,大量金融机构持有很多资产,有表外资产,有表内资产,大规模的金融衍生产品,是表外资产,这些表外资产,是没有真正的清楚的核算,这个到底值多少钱,没人知道。这种资产损失规模是相当惊人的。

  这也就是20号,我跟尼尔。福克森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信心满满,觉得危机已经过去了,实际上他认为,危机下一重心可能在欧洲银行系统,比如说东欧的银行系统,包括瑞士的银行系统都有问题。如果再一次发生危机,有可能像1931年5月奥地利联合信贷银行垮台,会迅速传染全世界。在我看来,我觉得可能危机出现的重点会在美国国债市场,美国第一轮的财政刺激计划,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当时提出第一轮7800多亿刺激计划目标是创造300—400多万的就业机会,现在只实现15万到20万之间的就业机会,连1/20的目标都没有实现,同时其他行业还在裁人。美国现在的失业率达到9.5%,现在也是游戏规则不一样了,如果按照1933年统一标准,现在真实的失业率应该是16.7%,也就是靠近1929年大衰退平均失业率的18%,非常接近。在这样的情况下,假设全球经济突然反转,走V字的反弹,是很难做到的。

  主持人权静:你说今年9—10月份会出现金融海啸第二波,而且重点如您刚才所说应该是在美国的国债市场。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宋鸿兵:再往后说问题更大。主要的原因,这个书上第9章专门谈到这个问题,对于美国经济来说主要发动机是消费,美国的消费拉动GDP72%,判断美国经济能不能复苏或者说能不能好转,判断的唯一标准就是美国的消费者,能不能持续。我们看人在消费的情况下,来看人口的统计规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最大的一批人,最大的一个出生高峰期是1946年—1964年出生7700万,我们号称是婴儿潮时代的人,这些人构成美国人口1/4,劳动力1/3,这些人消费最高峰期,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是47岁,到了47岁,由于年龄大了,牙齿不好,肠胃不好,腿脚不好,不愿意做太多的运动消费,消费的能力在下降,消费的欲望在下降,更不可能借很多钱去做更大规模的投资,对于他来说,未来能力挣钱的机会在缩减,身体状况在恶化。

  主持人权静:美国的经济也在转型,我们说中国的经济在结构转型,这轮危机当中很多人说,如果让美国走出危机,最重要美国人要改变生活习惯。

  宋鸿兵:再怎么转变,转变不了人口的年龄结构,这7700万人,1962年是出生高峰,今年就应该是最大的消费峰值,过了今年这些人老了,不管你经济怎么转型,财政怎么刺激,货币政策降到0,还是几,都无法使老人变成年轻,当人老了之后,消费的欲望和能力,对消费信贷的需求自然会下降。这是自然规律

  主持人权静:美国还能找到消费之外的第二个引擎吗?如同中国能否找到出口之外的第二个引擎吗?

  宋鸿兵:就美国目前这个情况来看,72%的GDP由消费来拉动不是一年两年形成的,是由布仑顿森体系解体以来,经过38年的惯性逐渐形成的现在这样的机制,调整起来也绝不是一年两年可以调整过来的。

  主持人权静:那我们给一个结论,既然您觉得第二轮金融海啸,再往后看,似乎这场海啸要过去很很远,问题更大,我们知道金融危机总会过去,您觉得总会过去的时间会在哪里?

  宋鸿兵:我觉得这次可能是长期箫条。

  主持人权静:多长?

  宋鸿兵:如果按时间来说,很可能类似20年代,70年代,10年以上,或者是10年级别的,我称之为消费冰河期,在这样的冰河期里面,消费是乏力的,经济发动机状态运行是不正常的,它在中间很可能出现几次,几轮波动,和几轮衰退,几轮的金融市场下跌,这个是我们全世界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从中国的周边环境来看,实际上外部的需求很可能在未来是不景气,有可能美国会出现类似日本的10年衰退,或者是经济不振,这可能是我们面临的比较严重的外部环境。

  主持人权静:我们再往后看,您说面临10年的冰河期,到时候走出这个冰河期的新生的动力是什么?

  宋鸿兵:还是人口,美国下一波人口的起点是2024年,在这一波新成长的人口迅速的崛起过程中,很可能产生80年代初,美国出现了一次20年的股票大牛市,其原因是1962年出生这一批婴儿潮的人在80年代初开始进入职场,开始就业,他们年轻有创造力,敢花钱,又结婚,又创业,这批人拉动了消费,导致了美国出现了20年,持续不断的,中间虽然经历了几次小的衰退,但是无伤大体。美国下一轮经济启动还是要靠一波新的出生高峰期,才能拉得动,还要伴随新的经济增长模式,比如说低碳经济很可能成为美国类似于IT经济给美国产生的影响。

  主持人权静:新能源。

  宋鸿兵:不能算是新能源,我们称之为低碳,比新能源更广,这个可能是美国再次腾飞的新的经济模式,但是这个东西不是马上就能启动。

  主持人权静:刚才我们往后看了很远,从金融海啸第二波到金融海啸再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包括宋鸿兵老师提到经济可能会进入一个十年的冰河期,甚至走出冰河期的动力是什么,伴随这样一轮往后的展望,到那时候,整个世界的金融格局,包括货币的格局会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作为我们今天的收尾?

  宋鸿兵:到目前为止很多人还沉浸在过去20年以来,金融创新所带来的资产膨胀的愉悦当中,或者说他觉得这是创造财富很好的手段。我认为这场金融海啸已经把那个时代彻底终结了。我们再往后的新的时代跟以前时代不一样了,或者说靠资产价格拉动经济增长的美国资产价格拉动型的经济增长模式这次已经宣告终结了。它在未来必须要做出痛苦和重大的调整,不能依靠借债来进行消费,这个观点从最近的中美谈判和他们的意图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模式也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我们可能不能再把出口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而需要导向内需,以需作为真正中国发展的引擎,这样才能保持中国经济长远的发展。

  在这个转型期间,全世界整个经济需要相互合作,必然会经过镇痛,这样的发展不会一蹴而就,也不会非常顺利的进行。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显然是避免不了各种的波动,或者叫震动,因为是结构性的调整,而这个调整过程又是如此痛苦,时间也比较长,在这个过程中,对广大的投资人和政府的决策者,思维的方法和投资的方法要发生一定的转变,才能适应新的形势。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的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充满一轮两轮三轮的不停的经济振荡和不确定的因素,大家如果要进行投资和各种这方面的考虑,不能用以前的思路来考虑未来这个世界的发展。

  换句话说2008年终结的一个时代而开启的一个新的时代,在新的拾带重,我们可能要用新的思维模式来看待周围的一切和生活中的一切。

  主持人权静:如同宋老师所说,2008年我们终结了一个时代,我们站在2009年上,按您的说法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这个怎么走,可能会面临很多的困难和挑战。不过还好有像宋老师的这样的智者,还有《货币战争》这样的书提供更多的有益的思想和参照。

  今天的时间非常的有限,我们请宋鸿兵老师对当前全球的经济形势包括美国的发展做了一个梳理,更多的详细的内容还来不及一一的展开,你可以去看宋老师的书,相信更多精彩的想法在书里面会有,谢谢宋老师。

  宋鸿兵:谢谢你。

  主持人权静:也谢谢大家。

关键词:宋鸿兵   货币政策         
  评论 文章“宋鸿兵:2024年将出现世界单一货币”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房市股市之后,热钱涌动的下一个目标是…
 货币本质、世界货币与人民币国际化
 专家批央行六天三次表态托市有失理性
 三季度中国经济四大悬疑 天量信贷或已是“绝
 刘煜辉:猪周期加弱美元等于无可收拾
 谢国忠:中国的股市和房市可能被高估了一倍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