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经济学人 > > 张五常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张五常:欧元的命运 高处不胜寒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10-05-18 11:23 来源:世界经济学人 作者:张五常
希腊出事,欧元遇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究竟哪是城门,哪是池鱼,是深不可测的学问。我敢跟上苍打赌,如果佛利民(内地称弗里德曼)健在,他对这问题的答案肯定会跟还健在的蒙代尔不同。

  希腊出事,欧元遇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究竟哪是城门,哪是池鱼,是深不可测的学问。我敢跟上苍打赌,如果佛利民(内地称弗里德曼)健在,他对这问题的答案肯定会跟还健在的蒙代尔不同。我当然有自己的答案,但不说,打死也不说(一笑)。佛老与蒙兄是我的好友,都是天才。我也天才(再一笑),于是不说。

  近来为了大修《经济解释》,没有时间跟进希腊及其他南欧国家的不幸。偶尔读到或听到一些,认为分析不够深入。几天前一位加拿大读者提醒,我在二○○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发表的专栏,题为《欧元高处不胜寒》的,准确地推断了今天欧元遇到的困境。今天重读该文,认为最后三段是老人家的斤两所在也。

  是的,次贷与金融危机出现以还,西方的先进之邦的应对失灵,主要因为他们的经济结构僵化了,没有可以迅速调校的弹性。这样的僵化结构今天的中国还没有,是炎黄子孙之幸。先进之邦的形势,给我的印象,是既得利益的团体宁为玉碎,不作瓦全。

  顺便一提,不久前萧满章传来的一篇文章,说西班牙今天的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可能印错,我没有读错,因为回头再看清楚。二○○三年六月,西班牙的失业率是百分之十一点四(见重刊之文)。我的印象是欧元成立后,好些成员国家的失业率上升了——其中有些是下降了的——手头上我没有资料。是不浅的现象,理由不是欧元强劲那么简单。

  二○○三年六月,希腊还不是成员,欧元非常强劲,使我想到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谨录旧文如下,一字不改。

  欧元高处不胜寒

  二○○三年六月二十八日

  上期提到佛利民不应该因为世界的局限条件大变,使他的货币理论有所失误,而耿耿于怀。该文也提及佛老的第二项失误:他对欧元行不通的看法,今天看来,是错了。佛老认错,但也认为十至十五年之后他还会是对的。

  我跟佛老谈到欧元统一的可行性,是七年前——在该制度推行之前——的事了。只是简略的倾谈,细节记不清楚了。依稀的回忆,是佛老认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经济问题,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压力团体,各有各的货币政策。如果大家只用一种共同货币(欧元),每国就要放弃自己的独立货币政策,冲突在所难免,欧元如果成立,早晚会瓦解。

[1] [2] 下一页

关键词:张五常   希腊债务危机   欧元      
  评论 文章“张五常:欧元的命运 高处不胜寒”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张五常:创作传世的玩意
 张五常:上海世博人数不及预期缘于收费结构不
 张五常:中国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张五常:从成都学得的创作定律
 张五常:逐步开放言论自由由时间表决定
 张五常:汇率之争 世界大乱矣!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