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学人 > > 中国评论 > > 宏观经济 
 
 
在世界经济学人上投放广告
叶檀:谁来救救民营油企?
世界经济学人ECONOMIST.ICXO.COM 2011-11-08 13:55 来源:世界经济学人 作者:ninja
油荒一年一次甚至数次袭击市场,有关方面维持目前体制不变,也许是吃了稀土与铁矿石的亏,丧失定价权之痛阴影难消。对丧失定价权的反思逆市场而行,十分错误...

  【世界经济学人-讯】11月6日,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在北京公开指责石油垄断巨头造成油荒,否认民营油企囤油、地方炼厂减产,呼吁放开进口打破垄断。这一举措较为罕见,通常,石油商会虽然不满,但他们会留有余地,因为未来的油源仍然要靠石油巨头们的施舍。

  来自石油巨头的解释截然相反。10月18日中石化销售公司有关人士曾经表示,中石化完全可以保证自己旗下加油站柴油的零售供应,但作为企业,没有责任保证对民营加油站的供应。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近日在北京出席某财经论坛时表示,地方炼油厂和民营企业的开工不足是导致市场资源紧张的原因。

  只要垄断油源、油荒持续,这样的争论就不会停止。找出制造油荒的罪魁毫无意义,这是一场毫无智力成就感的低级游戏,1998年国家出台清理、整顿石油成品油市场政策,油源逐渐垄断,从2003年开始,中国开始出现间歇性油荒,此后定价体制的失衡愈演愈烈。石油巨头们公布业绩之时,就是消费者与民营油企痛心之日,而伴随着总体赢利上升的另一份成绩单,必然是炼油的巨额亏损。

  油荒一年一次甚至数次袭击市场,有关方面维持目前体制不变,也许是吃了稀土与铁矿石的亏,丧失定价权之痛阴影难消。对丧失定价权的反思逆市场而行,十分错误。

  从2003年开始,中国超越日本成为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但直到2011年,中国从未能掌握铁矿石的定价权,无论是派出以宝钢为首的大企业与三大铁矿石巨头谈判、还是中钢协与五矿商会出面谈判,全部铩羽而归。稀土行业却恰好相反,国内企业竞相压价,稀土价格卖出白菜价,在2009年整治后稀土价格直线上升,但到2011年10月,稀土价格又开始下降。

  有关方面显然认为外部对资源掌控不力、内部无序竞争是导致定价权屡屡失手的关键。2009年,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反思中国铁矿石缺乏定价权时表示,支持中钢协和五矿商会统一对外进行谈判,减少内部无序状况和互相之间的无序竞争抬高铁矿石价格。当时中国有钢铁企业七百多家,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一百一十二家,李毅中表示:“如果都无序地跟三家铁矿石提供商去谈判的话,吃亏的是中国”,钢铁行业的大型国企并购整合,建立在夺回定价权、提高行业质量的良好初衷上。最近,中国提出将构建全方位的铁矿石资源保障体系,铁矿石资源争夺权之战,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高度。

  通过大型企业,尤其是国有大型企业,有关部门容易进行资源整合,获取战略储备。如包钢稀土此前早已开始了稀土战略储备的准备工作,2010年初,包钢稀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实施的稀土原料收储方案已经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的批准,而这也是历史上首次由企业自发产生的稀土收储行为,并在当时获得政府1000万元的贴息支持。实际上,从2000年开始,包钢稀土就实行“统一计划、统一生产、统一销售、统一采购、统一结算”的“五统一”方式,对稀土产业进行整合。同时,包钢稀土还建立国际贸易公司,控制住了北方稀土。南方稀土产业正好相反,偷挖盗采破坏环境,搅乱市场秩序,合法经营者生存困难。这显然会使政府有关部门倾向于由国有大企业进行行业整合,如此行成一个悖论,民营企业进入垄断行业,而后成为被整合的对象。

  一切源于反思的错位。国企并非市场秩序的天然建设者,只是规划的听命者;民企并非市场的天然破坏者,而是在秩序失范下的私利攫取者。

  规则不善、监管不力才是市场秩序混乱的主因。政府无法监管庞大的市场群体,而基层的政权往往通过利益渗透,获得寻租收入,基层政府的市场监管形同虚设,这被认为是民企数量过大、秩序混乱之错,对民企整肃如箭在弦。

  实际上,对企业监管失序,是基层秩序被腐败吞噬,说明基层组织架构失去动力,因此不得不将国企做到最大,上升到中央监管层面。这一逻辑的出发点是大型国企有市场化提高效率的可能,在上层的监管下,他们将在国际上进行有序竞争,保障中国有经济安全。

  任何定价权的争夺都是效率的争夺,目前的主要企业是低效的,从长远看,不可能保障经济安全。

  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执行会长之一、南京蓝燕石化储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其连表示,国际市场上,鹿特丹的成品油价格是126美元/桶,新加坡是114美元/桶,按6.3桶一吨,乘以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6.3左右,乘以1.01的关税,加上1120元/吨的消费税,再乘以1.17的增值税,加上300元左右的其他杂费,到国内的价格是7613元/吨,比国内目前市场上8700元/吨左右的价格还便宜1000多元。

  只要激励机制错误,可以转嫁成本,垄断巨头们对于价格必然不敏感,他们在低价时放弃海外并购急于国内垄断,在高价时囤积铁矿石与石油,在建立战略储备等方面听命于规划。这是经济不安全之源。

  民营钢铁巨头拥有一流的控制力,不得不被吞并;民营炼油企业炼油能力在1.3亿吨,实际产能只有4000万吨——资源浪费莫此为甚。

  我们到底是要听命于规划的半官方机构,还是要市场机制下的强有力竞争者,无论国企还是民企,都不是秩序的天然遵从者。只有拯救高效企业,只有强有力的抑制腐败、建立规则,中国的经济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拯救高效的民营油企,就是在拯救中国经济的未来。      【世界经济学人 economist.icxo.com】

关键词:油荒   民营油企         
  评论 文章“叶檀:谁来救救民营油企?”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济学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叶檀:房地产公司只有十分之一能活下来
 耕地保护和城市化用地的冲突
 许小年:中国不需要凯恩斯主义 需要邓小平理
 姚景源:2008全年GDP涨幅超9应该没多
 多数经济学家均认为2009年GDP增长不会
 预测2009中国经济:宏观经济难免深度下滑
邮件订阅: